Lyndol

[全职/ALL] 杀死末日 1-6

杀死末日 1-5


前面有个地方写岔了,不是“大祭司阁下王杰希确认不出席”,而是“大祭司和王杰希阁下(两个人)确认不出席”;已返回更正。 



1-6

 

“……人类物理部队出战7小队共212人,牺牲46人,重伤23人,轻伤67人,失踪1人。总司令于锋中度昏迷,预计至少需72小时休养,指挥权限暂时交付予我。旗舰奔雷损伤度达60%,预计修复需120小时。半神别动队出战3名,唐昊、孙翔轻伤,仍可替补出战;楚云秀精神能量严重透支,目前失去意识,苏醒时间未知。”喻文州轻轻放下手中的信息板,“复活纪元12年五月十四日——总第176次接触战人员损伤情况,喻文州向委员会报告如上。”

黄少天的手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半悬空中的会议室纹丝不动,只有海鸟在玻璃墙外飞快地下坠。

喻文州平平地望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的手在桌上停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无声无息地收敛了身周暴躁的气场,抱臂向后,往椅背仰去。

“失踪一名是指?”

张新杰问。

“空战第一分队队长苏沐橙的座机坠往岛外。”喻文州回答。

张新杰少见地空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我们连明星重炮手都损失掉了。”

喻文州轻轻地叹息,话语中夹着苦味。

“七天后才会宣告死亡。”张新杰坐直了身子,程序性地纠正。

没有人反驳。屋子里完全是静的,听得见屋角装饰性植物的枝叶微颤。连黄少天都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委员会本只七人而已,其中两位不时缺席,放倒的名牌后面,今日也只有空荡的椅座。只比平时少了于锋一个,屋子却莫名显得寂寥得过分了——就算他很少在会上发言,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锁着眉头,手上翻动材料,一丝不苟地听着喻文州或张新杰的报告;但只要他还能站起来,他就从没缺席过例会。他从来提早十分钟到达,却待人来齐后,才谨慎地就坐。他的手时常按在指挥刀的刀柄;他最是军人的典范。

“……没有其它问题的话,”主持会议的喻文州继续开口,“我们就进入议案评议部分。提醒诸位,今天只有四人在场,如议案需要多数通过,我们四人的意见需要达成完全一致。”

“说到这个,”肖时钦抬手发言,“一个小时前我在时间设计室外头见到王杰希,他说今天的第一个议案,他要投反对。”

喻文州把资料放下了。

张新杰沉下了嗓子,接过话:

“按照规程,不在场就视为弃权。就算是肖总工,也不能替王杰希阁下投票。”

“我也是这么说的,”肖时钦耸耸肩,“但是他说,没关系,他投不投这一票结果都是一样。他只是表示他要投反对。”

“这可有点少见。”喻文州沉吟,“希望他事后能够陈述理由。”

“算了,”黄少天摆摆手,暧昧不明地笑了一声,“如果他会跟我们解释,他就不是王杰希了。

第一个议案是什么?他要反对什么?”

喻文州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打开了面前的全息影像。

一个少年的轮廓灵动地汇集出来,还未完全显现清楚,已经开始在原地奔跑。一直跑到形状清晰了,他才一磕脚跟停下来,朝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中间没人的位置,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与此同时,他头顶上叮叮咚咚地显现出一行字迹:

“改造人类实验体004号 卢瀚文 半神预备队出身”

 

十平米见方的狭小休息室中,方锐在靠墙的金属位子上坐着,两半屁股不稳当,像沾了什么黏糊的东西似的,隔一会儿就让其中一半离开椅座几厘米。

“不舒服?”旁边林敬言好奇。

“你舒服?”方锐反问。

“椅子硌得慌?还是凉?”林敬言有点纳闷方锐的生存能力S是怎么评出来的,“那边有软垫,我帮你拿一个……”

“不用不用不用,”方锐赶紧制止,“我是心里不舒服。”

林敬言明白过来了。

“你在肖总工的指挥室里看了现场?”

方锐耷拉着脑袋点头,像被烈日晒皱的菜叶。

林敬言于是不再多问,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站了起来。

“喝点什么?果汁?”他拉开角落里的柜门,里头竟然有个冰箱。

“哦?”方锐的眼珠跟过去,“有百香果的吗?”

“要求还挺高。”林敬言在里面翻找,还真找到了,“元帅要什么?矿物质水?”

长椅尽头的韩文清终于出了一声,说不清是“哼”还是“嗯”。林敬言也不去管他,像对方锐笑笑那样对韩文清也笑了笑,把蓝色晶莹的瓶装水放在他手边。

韩文清看着他点点头,算是致谢,却仍旧没喝,眼睛重新闭上了。

方锐把吸管吮得啧啧作响,没声地往韩文清身上瞟过去。

从他进屋,韩文清就坐在那儿了,双手抱着臂,膝盖打开,眼皮阖着,像在养神,也像在无声无息地审视。大概二者都有,方锐想。虽然他脸长得凶神恶煞,方锐倒是不怕他。他只觉得他像故事书里的日本武士,生得像一块没缝隙的钢铁,好像随时能站起来撞向敌阵,像一块浑身着着火的有去无回的陨石。

方锐觉着自己的脑补十分震撼而动人,却仍旧让心里那点不舒服硌得不愿意讲话,觉得韩文清像个人物,草草地脱帽鞠了个躬。韩文清也就点点头,对方锐同对林敬言的态度一样,半个字也没多说。

方锐于是悄悄问林敬言,这人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林敬言从一沓报告上抬起头来,回答他:我是002,你是003,而他是001。他叫韩文清,是第一个接受改造的人类。

——而且他是自愿的。林敬言补充。

方锐知道韩文清,但林敬言的话让他有点纳闷。他悄悄地问:你不是自愿的?

林敬言想了想,压低了声音回答:也算是自愿的吧。

方锐没深究,注意力已经滑到下一个更哲学的问题上去了:

“那,我是自愿的吗?”

林敬言又笑了笑。

“这我可没法替你回答啊。”

 

她只是掉到外面去了,找不回来吗?罗辑刚进方锐的房间,就被他扯着衣服角问。罗辑差点让他扯出一个跟头,愤愤把方锐甩开,却是一直没想起要把电击手柄拿出来。

“岛外是死亡区域,地磁完全是乱的。连探索车出去了,都找不着回来的路。”

“她掉得不远吧?不能先看看她掉在什么地方了?”

“你自己往外看看,看看得见看不见。”

方锐明知道外面都是浑浊的灰雾,还是下意识地转头向外一张望。

角落里的黄灯依旧微弱地晃着。远天有紫色的雷电忽隐忽现,几处零星对空炮火,如有气无力的烟火。

方锐坐回了他的沙发里。

罗辑留给了他一点时间沉默,然后重新拿出了一根教鞭。

“没关系,”他喃喃地说,“世界就是这样的,我们的命运是注定的……等您习惯了,就好了。”

方锐不看他,从始至终都摇着头。

 

“危难何时到来、以何种形式到来、为何源源不断地到来,对现在的我们而言,都是未知的……或许上世代结束前,前人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资料,但我们目前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前往岛外获取。我刚刚说过,派出去的探索车都没回来,连肉眼都无法眺望到岛外的世界。”

罗辑的眼镜莫名地有些糊。不想看清楚的时候,这镜片会自己雾化吗?总有些什么东西分散着方锐的注意力,让他不像头一次,逐字逐句听得那么专注了。在句子与句子的空隙,他天马行空地想。

“如果世界正中有一个黑洞,——”

随着罗辑的话音,一人高的半空里,也旋转着一个黑洞。以它为轴,黑洞边缘的臂上,旋绕着灿烂的星云。

“——那么我们所在的岛,更像在这个黑洞的里面。除了这个岛之外,外面的一切对我们而言,都不确定。”

“那我们到底知道什么?到底有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罗辑黯淡地看着方锐。

“注定的是我们的未来,和下一次末日。”

他的笔头晃了晃,就有日历展开在他们前面。方锐不明所以地望着,很快发现蹊跷。

“日期是倒数的……”

“对。”罗辑点点头,“现在的时间是纪元十二年五月十三日。十三小时前你目睹的敌袭,在五月十四日。十二年五个月十三天,这就是我们脚下这片土地,浮岛‘复活’所剩余的最大寿命。”

他们又沉默了。

谈论过去的灾难是沉重的,而谈论未来的灾难能令人在这一秒就开始窒息。

“然后呢?”

方锐问。

“为了迎接末日的到来,”罗辑知道他在问什么,“最高委员会提出两种方案。张新杰执政官提议像前代一样,建造能够再一次躲避劫难的浮岛,就算人类再次灭亡,也可以通过保存的DNA在末日后再度苏醒。而喻文州委员长提议,改造人类,就算第二浮岛无法庇佑生命,人类将改变自己,自行获得在极端恶劣条件下生存的能力。”

“……所以就有了我们。”

“所以,我们有了三位人类的先驱者。”

罗辑脱下扁平的军帽,向方锐躬身致礼。

“当然,也包括您在内。”



TBC

杀死末日 1-7

评论(1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