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全职/ALL] 杀死末日 1-7

杀死末日 1-6


 

接受手术前的韩文清元帅,原是这浮岛上人类防御部队的总司令。

他是一切防御力量的总括统领,包括现今由于锋统率的物理部队,也包括黄少天的半神部队。他的旗舰汉塞是岛上独一无二的人形机甲,关节全部打开而站起的时候,将近有塔的一半高。腹中裹着他的指挥室,他二十四小时吃住在那里;睁开眼便是全岛作战地图,闭上眼,敌袭信号滚过他的梦境。对韩文清而言,从无所谓前线或后方。他永远都站在前线;前线就是他的脚下。

而三年前的陨石雨战场上,机甲的右肩受了毁灭性的创伤。韩文清本人的右臂机能也同时确认,不可能再进行修复。那也正是人类改造计划刚刚被提到最高委员会,激烈的探讨在喻文州和张新杰之间发生的时候。岛上的资源极其有限,首先要全力保证第二浮岛所需的物资和能源,并没有多少余力供给一个前途未卜的人类改造计划——更何况,存活的人口本就稀少,没有一个人多余,从什么地方寻找改造被试,就是他们面对的第一个课题。

而韩文清在监护室中甫一苏醒,就叫人把张新杰和喻文州唤到他病房。从不过问立法或行政事务的他,直接签了名字递给喻文州,让他拿着这张纸,附在改造知情同意书的最后。

他原是第一份从冰盒中被拣选出的DNA,是第一个用双脚走出羊水腔的新人类,现在又是第一个接受机体生化重构手术。

算不上成功。

人类改造的首要目的,是在第二浮岛无法支撑人类生存时,改造后的人体能够直接存活在空间中。他必须能在真空中呼吸,在水火中安睡,并且仍能够举起拳头,对抗虫豸或流星。

接受手术后的韩文清,作战能力较他受伤之前,变得更优异突出了。再生的右臂可以开碑裂石,而空间生存能力提升却极为有限。外界压强剧烈变化时,他的循环系统无法相应调整——基本上,他仍旧只能留在浮岛范围里,呼吸着净风系统维持下的空气作战。对敌战斗能力等级评定达到S;而空间生存能力仅仅维持在D,略好于健康人类。

在他之后的林敬言,也算不上成功案例。林敬言在几乎濒死的状态下接受手术,某种意义上,手术是在为他再造生命。循环、呼吸、消化和免疫系统的重构都十分成功,只有运动系统、也即作战技能的提升十分有限。林敬言的空间生存能力达到A,对敌战斗力仅达C程度。

 

方锐喝到第二瓶果汁的时候,才忽然记起了韩文清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

他想起了罗辑的讲述,也想起了罗辑给他们的评语。与目标相比,韩文清的改造是失败的,林敬言也算不上成功。到了003方锐,基本上是成功了——可是却出现了原因不明的失忆。

到底为什么会失忆呢?方锐坐在林敬言边上,枯坐了大半个钟头之后,漫无边际地想。我被改造成现在这样子之前,在做些什么呢?

必定没有罗辑那么好的脑子——和乔一帆一样负责护卫和跑腿吗?我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长处?会被怎样使用呢?一次次灾难降临时,我在哪里,都做过些什么?杀过怪物,还是救过人?还是仅仅趴伏在地,躲避从天而降的灾雨,满脸鼻涕眼泪,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他低着头,抠金属椅座上那道狭窄的缝。

屋子完全封闭,没有窗户,无一丝阳光,只有输出功率永远恒定的日光灯。方锐再一抬头,大半圈时钟已经转过去了。空气仿佛凝固在了韩文清的衣褶子里,和他一样纹丝不动。

方锐让这气氛压得越来越难受,提足了气想问林敬言几个问题的时候,注意力却骤然被他手里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这是什么?”

他探过脖子。

“秸秆。一种特别古老的植物茎秆,上纪元末有人用它们替代燃料。这些是实验室的废料,我要了一些过来玩。”林敬言回答。

三根秸秆在他手里,被指腹交替按下,结成圆柱。林敬言巧妙地一掰一拗,让这东西看起来有头有腿。顶上攀出两枝分岔的角,好像头上开出了花。

“不是,我说你在编的是个什么?”

“是一种动物,末日之前的上世代,曾经在地上跑的。”

“叫什么?”

“鹿。”

林敬言用手指在大腿上写“鹿”的汉字;方锐又让他拿光学笔写了一遍,字迹能在空气里维持十五秒。

“鹿是干什么用的?”

“嗯?”

“用来吃?打仗?还是别的什么?”

林敬言笑了。“鹿就是鹿,可以吃,也可以骑着跑,但是那是人类给它们赋予的作用。它们是生物。生物的存在,早于人类的需要。就算人类不赋予它们任何用途,它们也依然存在。”

方锐仰着头想了一会儿。

“可是现在这个岛上的人类就有用途……我们也有。我们的用途都是一样的……就是对抗末日。”

林敬言还没回答方锐,面前的门已经开了。

“……十分感谢方锐先生有此觉悟。”

喻文州率着张新杰、肖时钦、黄少天并会议秘书安文逸一众,走到韩文清前面,向他鞠躬。

韩文清终于把眼睛睁开了。

“到需要我的时候了?”

方锐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有些重而嘶哑,像铸铁造的锚,沉甸甸地坠入沙水。

 

“根据决议程序,我们刚刚在委员会层面上通过了征请改造人类进入作战部队的议案。”

喻文州整肃神情。

“劳您三位在此久等,我们希望您三位能够……”

“我一个人就够了。”

韩文清打断他。

喻文州亦不以为忤,朝着身后望望。张新杰一直听着对话,在他转身之前,已经走上前来。

“请元帅知晓。您当年自愿接受改造的同时,也同时放弃了您的总司令身份。您三位的战斗编制,将置于于锋司令的物理部队属下。希望您能够配合整体的行动。”

韩文清哼了一声。

“无所谓。把我的座驾准备好。”

张新杰向他躬身致礼:

“定将如此。汉塞的修复和改造,都是我亲自监督。”

韩文清不再开口回答,重新把眼睛闭上了。

“——那么,林敬言先生和方锐先生也是同样,”喻文州接过话题,“您二位也将编入物理部队麾下。林敬言先生限于身体条件,将主要协助搜救工作。至于方锐先生,我们将尽快为您准备武器匹配测试……”

“那个……”

方锐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举着手。

“请讲。”

“我的生存能力是S,罗老师告诉我,我能耐受冷和热,没有空气也能呼吸,就算离开这个岛也能活着。是这样设计的。对吗?”

喻文州眯起了眼睛。

“不错。”

“真能达到这个标准?”

“根据测试,您的全部功能都达到了设计标准。”

“那能不能让我去,”方锐说,“找找掉到外面的那个女炮兵?她好像没有掉得太远……”

“……方锐先生。”张新杰开口打断,“离开岛屿范围就视同死亡,我们不会再耗费更多的资源追寻搜索。这是为了岛上活着的人而定下的规矩,也是为了应对下一次末日所必需的节约和牺牲。”

“可是我出岛了也能活着,对吗?”

“出去之后一切导航系统都将失效,迷雾也会让肉眼失去判断。出了岛,你将看不见神山,看不见塔,看不见太阳。”

“那,你们可以给我一根绳子。”方锐认真地说,“我走到绳子没了,还没找到她的话,就顺着绳子回来。行吗?”

张新杰的眉越拧越深了。

“就算不是掉到岛外,您也要知道,她是从八千米高空无保护坠落的。她的生存机会还有多少,您自己也可以估计。”

“可是我一开始见着她的时候,她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的机长死了,但她活着,她找罗老师要了一架飞机,重新回到了天上。”方锐异常地坚持,“所以……说不定呢?”

“方锐先生。”镜片背后,张新杰的眼睛眯了起来,“虽然这话说起来有些残忍,但我们实施人类改造计划,并不是为了这种性价比较低的目的……”

“新杰。”喻文州开口了,“试试也没什么,对吗?”

锋利的审视从张新杰眼中射出,丝毫未被薄镜片减缓,直直地与喻文州的眼神交汇。

“第一浮岛最高委员会喻文州议长。”他说,“我们手中明明握有神赐予的确定性的拯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提出不确定的尝试计划。从改造人类计划开始,就是如此。作为行政官,我必须提醒你,我们的资源极其有限。肖总工每周都向委员会提供资源报告,仅建设浮岛一端,已经令我们捉襟见肘。我想这一点,你也十分清楚。”

“新杰,你说得都对。”

喻文州平心静气地回答,眼中如深湖无澜。

“但我想,神会原谅人类的愚蠢尝试。因为人总不像神那样知晓未来,手中充满力量。人的心里总有不安全感,只要有一点可能,就希望寻求更多的希望。”

一时无声,而刀光剑影。

狭窄的金属色的小房间中,这一片铿锵的寂静里,林敬言站了起来:

“我的生存能力也有S级,我跟他一块儿去吧。就当是给你们提供一点实验数据,毕竟我们还没真的到岛外去过。对吗?”

方锐手里还攥着麦秆编的鹿,扭头看着林敬言,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

走出房间不远,听到黄少天在后面出声唤他,喻文州停下了脚步。

他转回身,看着黄少天仍旧是长距离飞行穿的防风劲装。在他展开双翼时,这黑衣与他的图腾色融为一体。

“怎么了?连名带姓地叫。”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喻文州与他相视数秒。

“你的意思是?”

“张新杰说得很对,我们的资源根本就不够。两年了,我们不过得到这三个人,你让他们出去,万一回不来呢?我也想把苏沐橙带回来,但是她死都死了,有多大意义?她的DNA已经保存过了只要我们需要这世代也还可以让她重新活一次啊?好吧我知道这事的重点根本不在苏沐橙,”黄少天说起来就停不下,“所以我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还有这个方锐,到底为什么会失忆?这台手术是你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天。”

喻文州低头叹息。

黄少天不说话了,等着他继续开口;却是一等就等了很久。

“少天。”

喻文州终于说话了,却是问了这么一句:

“你记得你的上辈子吗?”

“啊?”黄少天没听懂,“我是克隆的,根本不是原来那个我了,怎么可能记得?上世代结束前又没有记忆保存……“

“不,少天。”喻文州摇头,“只要你想记得……你就一定有办法记得。”




TBC

“汉塞”是从《使至塞上》里前面一点的地方取的,“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那里。后面两句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感觉汉塞用在这个场景下比较合适,就(大漠孤烟要更浪漫一点儿

就,这个文做了很复杂的背景和情节设定,我是带着一点儿试验性的意思去写的,首先是努力把它讲完,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看,只能尽力希望吧……哈哈哈哈|||

评论(20)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