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全职][苏沐橙中心] 契阔 [一]

*苏沐橙中心,粮食向,微叶橙(本意希望不超原作幅度><)

*联盟三四赛季,私设超多,发现bug请一定告诉我,不胜感激><

*当时叶修使用的名字是叶秋,但为避免混淆,这里旁白中出现的名字都是叶修,呼语对话中才使用了叶秋。


沐橙、叶修和嘉世在我心目中是存在许多问题的,本文没有打算粉饰或回避这些问题,所以可能包含一些非常现实的猜测和解读,还请见谅。

 


契阔





一东

垂柳阑干尽日风


苏沐橙合上了宋词鉴赏辞典。

她的桌子空荡荡的,只放着一只红黄色的简单笔盒,几张草稿纸,和桌子正中这本像字典一样厚的硬皮书。书买的时候就是旧的,来回翻了四年,更是旧得不成样子。书页不可避免地发皱了,边沿沾上了一抹发黑的茶渍。打开书皮嗅一嗅,好像还能够闻到当年在网吧里沾上的浓厚的烟味。

苏沐橙朝窗外望了一会儿。越过窗边乔木的顶,远处黄花夹竹桃正开得浓烈;喊号声从操场的方向断续传来,似乎还能听到篮球撞击在水泥场地的声音,嘭咚,嘭咚。

她转回头来。教室里很安静,只有书页翻动的唰唰声和书写的擦擦声。同学们的脸都埋在大堆的课本和复习资料里。没有人看她。

她便又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木桌面上,数年来小刀和黑水笔留下的字迹。一半是想你爱你,另一半放到网游上,会被打满马赛克。

她不是最高的,但却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她很安静,从不吵闹,但上课从不会被叫到;作业她愿交就交,不愿交也无所谓,老师也并不关心。她有试过在作业本上故意漏掉几道题,仍然被打上了整页大的一个鲜红的对勾。非常明显的,根本看都没看一眼。

一个必定不会参加高考的学生,又有谁愿意在她身上费心?

只有同样坐在最后一排的几个对考试不抱任何希望的男孩子,在全级冲刺的紧张气氛里,仍旧百无聊赖地给她写纸条,冲她抛眼色。

她就笑笑。


去年嘉世俱乐部迁过钱江,在萧山体育馆对面安址,她也跟着转到这所高中。到学校报道的那一天,就成了不大不小一个话题;天生发色带着点微咖,素颜打分一百二,正是少女的玲珑身段,说话温温软软,不用手机,兼具转校这一增添神秘感的元素,简直具备了册封女神的一切条件。当天放学班里就有两个男生找过来,一边胳膊肘打着架一边凑上来,问她家住哪里,要不要送。

“今天可能有人来接我,”她眨眨眼。

两个男生尾随她走到校门,果真看见马路对面一个蹲着抽烟的男人站了起来,拍了拍松垮的压出一堆皱褶的布裤子,朝她走过来。

苏沐橙笑得眉眼皆弯,迎着那人走过去。

“你怎么来啦?下午的训练呢?”

“你第一天来嘛,我看看你受欺负了没有。”那人烟还在嘴里,声音含混不清,“顺便来看看现在的学校是什么样子,这种地方啊,我好久没来过了……”

他们一言一语地并肩远走。

一夜间流言就在年级里传开。

和流言一起传开的,还有她身上更多的特殊。她根本没打算上大学,连高考也不会参加。她有个亲戚是开网吧的,现在在嘉世俱乐部里谋了个职位,她也跟着蹭了间宿舍住在那里。她成绩差得很,中考也就是中专的分数。那怎么进来的?还不是塞钱?

很快传言得到了验证:她来课堂上走神,补眠,不上晚自习,也不做额外的练习册。一次考试后,成绩便几乎垫底。

座位被调到了后排,也缺少同一般同龄人的共同话题,志在升学的普通学生渐渐不再和她讲话。她迅速失去了大部分人缘,却也招徕了另一部分人缘:不停有新鲜的男生面孔——放学后常常聚在篮球场边上抽烟的那一群人——自习课上跑到教室后门,冲她吹轻佻的口哨。

有时连老师也忍无可忍:苏沐橙,你到办公室去。

苏沐橙便乖顺地收拾书包,在办公室走一遭,甩掉尾巴之后,就直接回家去。

可日常的搭讪仍旧少不了。——哟,你住嘉世啊,那你打荣耀吧?——嗯,算会打吧。——晚上PK一盘?装备?装备无所谓呀,去修正,或者我用小号,怎么让你都行。——嘻嘻,还是算了吧。我水平很差的,你让我我也打不过呀。

看上去有礼貌,其实冷淡得叫人厌烦。这个评价带着故意传到了她耳朵里,同时有一张纸条,不知被谁塞到她文具盒下面:

长得漂亮很得意吧?网吧里哥哥们很多吧,伺候你伺候得舒服吗?你乐意装纯就装吧,看你……

她没看完,把纸条团了团,随便丢到窗外去了。

那之后她的日子,竟也奇迹般地清静了许多。

偶尔有两三个接触过荣耀联赛的,悄悄摸过来问:你见过叶秋吧?他到底什么情况啊?网上有人说他烧伤过破相了?还是他其实是个通缉犯?哎能找张照片来吗,偷拍也行啊?

苏沐橙笑嘻嘻:我一个小姑娘,又不是战队的人,哪能见着他啊。有幸在院子里远远看过他一眼,就是个普通人呀。为什么不见媒体?那我就不知道啦。

而当初引发流言的那个绯闻男主角,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次。何况那人脸长得没什么特殊,浑身上下看不出爆点,怎么看也就是个网游成瘾患者,没法给苏沐橙的形象增添进一步的光彩或神秘。


想想也一年了。

教室往上搬了一层楼,窗的景色从树冠到树顶。食堂换了一次掌勺的主厨,还涨了一次价格,她丢掉了一只从小开始用的钱包,用光了三盒陶轩买给她的黑色水笔。宋词鉴赏辞典换了新的纸书皮,内页却比去年又旧了一点点。

想到初中毕业时她曾犹豫过,要不要像叶修一样,就这么不读了,从此到网吧和出租屋里,让叶修介绍个靠谱的工作室,像哥哥以前一样,每月从支付宝里往外转钱,一点一滴地讨生活。

但叶修和陶轩组建了嘉世。她也仍旧上了高中。

生活安安静静的,白天和黑夜,学校和俱乐部,仿佛完全割裂,却难以形容地统一在一起。——上学她也带着沐雨橙风的账号卡:寂寞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竟也不至于觉得孤独。

此时她直起腰身,又望了望整间教室里低下去的黑压压的后颈。铃声在这时突然响起。她脸上带着笑容,站起身来。


这最后的一天,她并没想到还有人最后一次来求一个送她回家的机会。隔壁班的男孩子,名字叫不出,只知道学习成绩很好,考试时总在最前面几个考场。

对不起……她最后一次拒绝,心里有点歉意。

对方并没有怎么坚持,就在她面前跳上车子,一溜烟骑走。她独自上了公交车。五月的杭城有太多的花,太好的天气,太温暖微妙的心绪。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

她坐在车子最后的座位里,喃喃念着熟悉的句子,在摇摇晃晃里出了神。到站停车了才慌慌张张地往后车门跑。落地时没站稳,踉跄了一下,薄鞋底踩进了路边的草皮。草尖上沾着的喷灌的水瞬间将鞋面打湿。


“沐橙来啦?今天这么早?”

嘉世俱乐部门口的保安跟她打着招呼。

“李哥,”苏沐橙甜甜地笑,“明天就不用去学校啦,快高考了,大家都回家复习。今天下午就只有两节课。”

“哟,那你是不是以后再也不用去学校啦?”

“大概吧,”她答,“可能还要办点手续什么的?”

“唉,还是上学好哇,等你工作了就知道喽。”李姓保安不过二十出头,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

“大家都这么说,”苏沐橙眨眨眼睛。


她径直上了三楼,进了训练营的练习室。课余训练班下午四点才开始。她推开门时,屋子里还没有多少人。

“哟,苏姐来了,今天这么早?”

打招呼的是刘皓。苏沐橙对他笑了笑,径直走到最里面,在她专属的机位前坐下,径自解除了锁屏,在练习软件图标上双击。

刘皓好像介意她没有回答似的,眼神跟着她游移了好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荧幕。

天气有点热了起来。苏沐橙专心地做了一会儿障碍穿越,忽然发觉身上冒汗,脱掉外套,站起来要往茶水间去倒水。不知什么时候屋子里人已经多了起来,三十多台机器的训练间几乎坐满;随着她的脚步,清一色十几岁的男孩子抬头,转头,从显示器的缝隙里,偷偷窥视着她。

她已满十八岁,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一个确定要在今年夏天出道成为职业选手的营员。她的机位旁边有一个固定的空座,在她房间里所有其他人之间,划下了一道清晰的界限。

就像吃了奔月的药却还没飞起来的嫦娥,心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在这间屋子里,她的1v1胜率高达87%。但在私下聊天的时候,说起更多的却是她的历史:她在叶秋出道前,就跟他一起泡在嘉世网吧;她认识嘉世的陶老板,和叶秋在同一时间——这个组建战队时饱受嘲讽孤注一掷的网吧老板,如今已两冠在手,成了眼光毒辣的创业成功典型。

苏沐橙跨出了玻璃门,门扇在她身后啪嗒合上。

三十多双眼睛透过玻璃仍看得见她的身形,沿着走廊头也不回地前进。


叶修来得比平日要晚。嘉世积分领跑,两轮之前早已锁定季后赛名额,赛场上已经开始了向季后赛节奏的转变。场上看起来松散了些,场下的训练却更加紧锣密鼓。叶修今天来的时间,搁平日里,早就带过两个百人副本了。

他一推门,两只脚还没都迈进来,马上就有眼尖的人发现,兴高采烈地招呼:

“叶队来啦!”

电脑前的脑袋又纷纷抬起。

“咱今天还抢boss吗?”

叶修朝说话的人扫了一眼。

“陈夜辉啊,”他说,“你单挑能赢刘皓了,还是能赢郭阳了?”

在兴奋中开口的陈夜辉被一句话噎在当地。

“赢不了就接着做练习,你现在跟去抢boss也就是个公会水平,别那么浮躁。”叶修径直走到紧里头,在苏沐橙旁边那个空座落座,“我们今晚2v2,沐橙跟我一组。”

陈夜辉屏幕上的战斗法师一动不动,马上就被一个高速飞靶撞下了木桩。糟糕的技术统计数字跳上窗口,陈夜辉眼里冒上暗红的火。

屋子里非常安静,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我会跳钟塔啦,100%成功。”趁叶修坐稳了调整鼠标键盘位置的时候,苏沐橙在他旁边,悄悄地说。

“哟?罪恶之城那个钟塔?”

“嗯,”苏沐橙笑,“还找到了一条你没发现的路径。有一块地方看上去没有落脚点,建模却多做了那么一片,可以踩上去,比另外一边好跳。算是个bug吧。”

“不错呀,”叶修赞许地望着她。

“晚上跳给你看?”

“嗯,打完2v2。今天重点练双人配合,战斗法师你已经很熟悉了,我这次会换几个职业。你试着别看招式,看我的意图跟思路。不明白的地方记一下,下来咱们讨论。”

苏沐橙点头。

他们刻意压低的声音,也不知传到了几个人耳朵里。叶修开的狂剑士小号已经登上了内部对战平台。沐雨橙风很快进了房间,调到与他同队,一个Ready的蓝色对勾在她的名字后面亮了起来。

“谁先来?”

叶修的声音在训练室中响起。

屋子里填充着节能灯昏暗的白光和不安定的沉寂。交杂的视线织成细密的网,叶修和苏沐橙所在的角落便是视线交错集中的尽头。叶修把手指抬到唇边,才发觉那里并没有烟;丝网上纠结缠满着的各怀心意,也不知是否被他看在了眼里。


“左边我已经放过电子眼了,一直没往那边打,是故意买个破绽引对方从左边近身。这种情况下你最好先配合我,火力放到右侧,但别放松对左路的监控,该转火的时候要能毫不延误地转过来。这种打法很重要,咱们回头再练一下。”

“嗯。”

从画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抬起头时,训练室中已只剩他们俩。

“几点了?”

“马上十点,”苏沐橙看了看腕表。

“作业写完了吗?”

“没有作业了,”苏沐橙眨眼,“高考前有自由复习期,从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去学校啦。”

叶修怔了一下。

“哦。”他说,“那,要不要去吃宵夜?”

“你请我呀?”

“对啊。”

“你怎么有钱?”

“昨天从老陶那支了一点。总得买烟是不是。”

他们关了电脑,收拾好东西,抬脚往屋外走。五月的夜暖融融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和草的香气在风里飘散着,笼罩在他们四周。

“等我出道了,换我请你吃夜宵。”

叶修按在电灯开关上的手指一时没按下去,他回过身来,看着苏沐橙。

女孩子还背着去学校的书包,穿成学生的模样,却已经眼睁睁地长高了身量,丰满了体型,在法定意义上,已经是一个成年女性。

“嗯?”苏沐橙看着停在门口的叶修,声音里带个问号。

“上学还好玩吗?”

“不好玩,”苏沐橙笑,“没有跟你一起打荣耀有趣。”

叶修笑了笑,好像听懂了这话里的狡猾。

他关了灯,让出沐橙,在她身后带上门。他对着她的背影点上了烟。好几个小时嘴里没烟味了,他贪婪地吸了一口。



TBC

评论(3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