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TO Sambenitos Part Ⅱ

流满蜂蜜与牛奶的应许之地QAAAAAAAAAAAAAQ

摩卡卡

远在少年时,在他们在驿站的稻草垛边分别时,剑士曾向他要一个祝福。

而他在那时已亲吻过他的额头——

祝福他出剑就必得胜利。

他高举起他的权杖,他的身后升起圣歌唱诵声。

谁也想不到圣歌停歇时,已是噩梦的开始。



他想也没想就出了手。

矫健的安达卢西亚白马几个跃进就到了陌生Alpha身侧,跟着剑鞘挥起,击在他的后脑。一阵突如其来的潮冷的风吹扫过四周的矮房房顶;人体倒向地面,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淙淙的水声漫进了头脑里,是年少时流过图卢兹葡萄庄园的那条河。

沉甸甸的葡萄从蔓上垂挂下来,紫得发黑,甜得发酵,还留在架上,已经漫出了酒的香气。在将醉未醉的空气里,黄少天给他表演他刚刚学会的摔跤术。黄少天兴致高昂,一边嘴里絮絮叨叨地解说着动作要领,一边手抓住他的肘,腿别住他的腘窝——喻文州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放倒在了清香的草地上。修士的黑袍宽大厚重,苜蓿的湿气一时透不到身上来;黄少天一脸炫耀胜利;喻文州不着急起身,安心地躺着,只觉得水声温柔,葡萄香沉醉,不由得也弧出一个笑容。

与当年的记忆一般无二。


“对不起,少天,我没有随便的意思……我在祭台上呼唤你帮助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你,或者死亡……我都不害怕。我不怕死。更不害怕你。少天,要说冒渎,我早已重罪加身了……如果你知道,这几个月来,每次发情的时候,我都……已经在梦里不知多少次让你……”

“我也得让你看看,我这几个月、不对,这几年,每次冲动上来的时候,我在脑袋里,都是怎么对你的。”



“不来个百八十人,我还真不当一回事!“

“你的剑,不会失去力量。骑士的胜利誓约,可为你的上帝,可为你的领主,也可为你的希望,和你坚守的爱情。”



                                                                                 

                                                                                        ——Sambenitos





后记:

写作摸鱼读作 zuo si (重音) 。。。。

终于把全文印象深刻的片段都画了出来一本满足!之前出差在外的时候就一直惦记着呢!Sambenitos真是篇好文章大家快去翻@Lyndol太太的LO~直至今天窝对这片文的念想已经全部满足了!@Lyndol太太你倒是再来个番外23456嘛~

诡异的人体结构和构图,奔(凌)放(乱)的线条大家就忽略忽略将就将就嘛(人家真的不会画嘛人体什么的最吐艳了还有马什么的都最吐艳了QAQ)(出息呢。。。

一系列下来俺觉得都快要大孙附手了(快够。。。

一口气飙个4张出来窝也蛮拼的都因为 @Lyndol 太太说我不把之前删除线里面的都画出来就不让勾搭QWQ(别闹


于是以上!米娜下次再见!


PS:人体动作俺考友

PSS:我再也不要画马了again

PSSS:果体人体搞搞搞什么的也不要再画了人体再贱!QAQ

评论(5)

热度(200)

  1. 须臾楼阁Lyndo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