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全职][许王许] 有匪君子 [中上]

……现在特别能理解看许副打比赛那种“……怎么还在磨啊”的感觉。

王吹情节预警(爆)而且还偷了自己在围脖用过的梗……(这不叫偷)

++++



“……我不是为炫耀自己而成为职业选手的。只要能赢,我就改变打法,就这么简单。”

王杰希高高站在台上,连绵不断的闪光灯把他的脸映得模糊。

——可是绝大多数人都达不到你这样的程度,绝大多数人明知道应该怎么做,却放不下自己的风格……

“知行合一是件很难的事吗?我也不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做不到。”

五期夺冠后那个夏休里,王杰希站在话筒前的这个镜头被来来回回播放了无数次。微草俱乐部恰当地使用着他们的荣誉,快速投入了庞大的推广资金。于是在这个夏休里注册出道的六期选手,刷荣耀论坛看到王杰希,打开视频网站看到王杰希,路过店铺橱窗还是看到王杰希。王杰希那双不规则的眼睛甚至出现在他们的噩梦里;而更可怕的是,醒来之后,当他们不得不坐下来研究横在他们路上的王杰希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年代的王杰希,从比赛席到新闻发布会会场,从个人技术到团队领导,看上去几无破绽。

六赛季他们势如破竹再进决赛,却被蓝雨爆冷翻盘。热浪顿时被注入冷水,世界大战如海啸般爆发。七赛季,粉丝们喊着复仇,战队却好像并没有非和蓝雨一战不可的意思;他们延续着五赛季踏实的路子,去除魔术师个人锋芒的团队打法,勤勤勉勉地斩落面前每一个对手。到最后,根本没遭遇到蓝雨,而是又一次杀败了百花。

在一赛季老选手的眼中,嘉世皇风盘踞在职业联盟最高峰的历史,是他们心目中浪漫的神话。四赛季过来的选手看来,联盟已是龙争虎斗一唱罢一登场,并没有什么常胜将军。而在许斌这一代人眼里,老牌劲旅已经染上了英雄迟暮的味道;而微草,才是眼前确确实实的王者之师。

站在巨浪尖端上的那个人影,就是王杰希。

六赛季,在微草出道的梁方柳非肖云周烨柏没少受人艳羡;不过同年最出风头的,是以一年级新人身份取得冠军的于锋。——这一切和许斌、和三零一倒没有多大关系;他们没有什么噱头,也没有骄人的成绩,只好用基本的朴实勤奋为卖点,以一种外行人看来几乎是打混的成绩挂在季后赛的尾巴上。

听到有其他战队邀约自己时,许斌第一反应是要推掉。可惜那一天,杨聪队长把话说得太快;没等他磨磨蹭蹭地把拒绝吐出来,对方战队的名字就已经闯进了他的耳朵。

只有微草不一样。

那感觉就好像,你家旁边一墙之隔矗着座古老的城堡,里面爬出妖艳的藤蔓,几十年不断地往外散播各种光怪陆离的传说;而有朝一日,你一觉睡醒,发现它锈得斑驳的铁门幽幽地开在那里。你没法让自己的眼睛不去看,止不住让自己的脑袋不去想……纵使它在那里已经几十年了你都没想过要进去,再多宝藏的传说也没让你动过歪念头,但现在……它的门开着。

 

来了就没想太多。许斌也没期望一来就有什么大成绩。好在他最不缺耐心;他按照他在三零一时的老路子,勤勤恳恳,有功前先求无过,能和大家处得好一点,就和大家处得好一点。

小半年过去了,许斌发现,不知不觉间,他和所有队员的关系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队员们的家庭琐事,紧张和烦恼,训练营小队员们对前途的迷茫与担忧,都喜欢说给他听。

他是很开心的;按他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定位,如果队伍是一个黄桃果冻,那么他愿意让其它人做黄桃,自己做果冻。虽然果冻并不是黄桃果冻里最令人期待的部分,但一个黄桃果冻毕竟还是需要果冻的,不能全部都是黄桃,不是吗?

“有人说我性子像邓副,真的像吗?”

自由训练时间里,许斌问刘小别。

刘小别想了想。

“不太一样,”他说,“邓副比队长年纪还大,我们找邓副聊天,总是想好了再说。跟你聊的话,不用打草稿,直接说就是了,想说什么说什么。”

“喂,干嘛不想好了再来找我啊?”

“我们又不怕浪费你时间。”

“……靠!”

“还是有点别的不一样的。”刘小别又思考了一下,“比如说,队长两周之前还给英杰打过指导赛呢,全明星怎么就会输给英杰了?我们能跟你聊聊,但是根本不会去跟邓副讨论这个问题。”

坐在远处的高英杰好像听到了什么,肩膀缩了一下。

许斌捅捅刘小别;刘小别知趣地闭了嘴。恰好训练室的门吱呀一声,王杰希推开了门。

他倒也不急着往里走,就站在门口,把门来回拉动了两次。

“肖云,”他对离门最近的人说,“你跟行政说一声,门轴又锈了,叫她找人上点油。”

“哦。”肖云很憨实地点了点头,摘下耳机就要出门。

“明天再去。”

“……哦。”

肖云又很憨实地坐下了。

训练室里一片虚假的专注,鼠标和键盘发出比正常状态下更大的噼啪声。

 

许斌散了一圈步回来,训练室的门缝里仍旧透出意料之中的白光。他往里张望:房间四角都已经暗了,只有王杰希头顶上那盏灯还开着,独力难支地对抗着周遭的夜晚。王杰希仍旧对着荧幕,耳机戴在头上,无声的激烈的战斗画面在他脸上映出斑斓的颜色。

王杰希是在复盘,手上并没有操作。他没有发现许斌。

许斌又想起了他们从韩国回来的那一天。顺利到了机场后,队员们乱哄哄地跑去退税窗口;王杰希并没买什么,就又被剩下了。许斌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件东西塞给周烨柏,跟在王杰希身后——就那么看着他,随便找了一家最近的免税行,带着沉吟的表情,在里面慢慢地逛了一圈。柜面有点杂乱,琳琅地陈列着包、酒和洋烟;但王杰希好像从始至终没看到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在每个架子前面都没停下脚步,就那么维持着步调慢慢地踱着,直到踱出了店面。

跟着,他依旧找了一处休息区,在不锈钢靠背长椅的一头坐下。闭上眼睛休息了两分钟后,他再次从包里掏出墨绿色封面的书。

书页里忽然掉出一张卡片。

联盟制作的账号卡周边。这一枚是王不留行普版,许斌从配色就能看出来:他知道,这卡片正面是一张最普通账号卡的模样,反面是魔术师角色的登陆界面立像。它并不能当做账号卡使用,只是一枚没有磁条的书签而已。

王杰希显然也是普通地当书签用。他弯下腰,把卡片捡起来,吹了吹表层的浮灰。

卡面上的王不留行正对着他;他也正对着王不留行。

他与这位老战友静静相视了几秒钟,然后把书签随便塞到哪一页,低头继续阅读。

许斌就那么不远不近地看着。

他觉得王杰希真是挺好懂的,眼光在什么地方停留不在什么地方停留,喜好什么没兴趣什么,简直一清二楚。

就是这种一清二楚,把他和模糊混沌的世界清晰地割裂了开来。

在训练室外的许斌跟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伸手把门完全推开了。还没有上过油的门依旧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给,队长,”许斌把鲜果时间拎回来的细长塑料袋放在王杰希左手边,“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买了很土的金桔柠檬,还热着呢。”

王杰希没说话,就抬头看了他一眼。

许斌一时一身冷汗,猛省训练室里本来是不能喝有色饮料的——王杰希这一眼看得他毛骨悚然。

“谢谢,”结果王杰希却没多说什么,“我等会回宿舍喝。”

说完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的对战录像上。

回宿舍就凉了……许斌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他站到王杰希身后:屏幕上是霸图和轮回刚结束的常规赛,团战已经接近尾声,惨烈异常,双方连第六人都已经被清出场了,周泽楷和韩文清却还在台上。许斌看了几眼,也觉得这个时候喝什么金桔柠檬,绝对是非常不合适的。

王杰希一个人复盘时,视角异常吊诡。上下左右全方位角度就不用说了,还一会儿拉远一会儿拉近:一会儿放大到服装的细部都显现出来,一会儿又缩小到子弹的轨迹都看不清。

许斌从训练室出去的时候,就看不明白王杰希的思路。他本来的设想是,他买了饮料回来,王杰希喝起来的时候,他就说,“队长你这是在看什么啊,给我讲讲呗?”——然后王杰希一定不会拒绝;他们就能顺畅地把对话继续下去。等聊得多了,说不定就能聊聊全明星,聊聊英杰,聊聊微草,三零一,他们都熟识的那些人……

可是现在,他只好默默地看一会儿。

像每个平凡的,路过王杰希身后的夜晚一样,默默地看一会儿。

不过倒也有一点不平凡。金桔柠檬蜂蜜般的金黄色被厚塑料袋子遮得模糊,细小的气泡沿着柠檬片表面镶成珍珠般的花边。许斌没什么失落感:我的特长不就是磨吗……说不定看个三百次之后,我也能看懂队长的思路了呢。

王杰希见他没有走,伸手拔掉了耳机。

屋子里顿时响起了拳法家和神枪手纷乱的技能效果音,出拳到肉的声音,子弹撞击岩壁的声音。训练室不再安静了。许斌又瞟了一眼金桔柠檬,然后注意力回到荧幕。即使看不懂,也努力让自己专注起来。

 

他就这么坚持着,看了半个多月。

入冬后这个半夜里,李济半夜突发侧腹疼痛,看样子像是阑尾炎。许斌被楼道里的动静闹醒,把肖云梁方几个人轰回了宿舍,自己穿上羽绒服扶着李济准备下楼叫出租;这时候,王杰希的房门开了,手里拿着银行卡和车钥匙。

作为战队唯一一个车本兼有的个体,许斌没有任何理由把王杰希也轰回去。

B市的老牌三甲医院在凌晨也不冷清。来往的人影有匆匆的,也有慢慢的走不动的,许多脸上都是明显的病恹恹的神气;望望门诊大厅的方向,挂号窗口前的队伍已经初具规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建筑,内墙已经不知重新刷过几次,白墙面上仍旧有刷不去的黑色和红色的污点;医院特有的消毒液一股洁厕剂的味道,好像就是从那些污点里飘出来一样。

王杰希面朝着急诊B超室的方向站着,皱着眉;几个路过他旁边的人好奇地望望他的脸。半夜四点,人最困乏智商最低的时间,许斌坐在B超室外的长凳子上,哈欠打得嘴都合不拢;抬头看看王杰希,也满眼都是血丝。

眼睛都干涩得要流泪的样子,却不见打一个哈欠,许斌想,王杰希怎么犯困都犯得那么高大上。

“队长你回去吧,”许斌第二遍说这话了,“现在回去还能躺一个钟头,明天早晨还得带训练呢。我在这看看情况,要是回不去的话,你得准我假啊。”

王杰希摇了摇头。

“咱俩没必要都在这啊,你这不是任……”

王杰希横他一眼。

“我没说要待在这,”他看着许斌,“我现在回去,到七八点钟让陈队医来替你。准你半天假,上午好好睡一觉。下午是赛前的团战训练,你还得来。”

许斌张大了嘴巴,脑袋忽然有如神助地快了一次。

“……队长,我反悔了!”

“什么?”王杰希奇怪。

“咱俩换换行吗?我回去,上午我来带训练。早晨陈队医来替你。上午你准自己半天假,好好睡一觉。”

“有什么区别吗?”王杰希皱眉。

“这样你不是能多睡几个小时吗?”

王杰希的脸上出现了纳闷的表情。

许斌忽然发觉这个在常人身上很普通的表情,确是极少能在王杰希脸上见到的表情。

但是话说出来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他就想这么说。他挺了挺腰杆,觉得自己说的跟做的都特别正确。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王杰希答他:

“好。”

许斌咧嘴笑着站起来,把羽绒服的拉链一直拉到脖子。他趁自己脸上的傻笑变得明显起来之前赶紧跑出了走廊,跑过星散疲惫人群的大厅,跑过在他面前张开的玻璃自动门。

他在遍地满眼的微光前愣了一下——冬天的天本不可能亮得这么早;而此刻,就像刚刚发生过转折剧情的小说一般,雪纷纷乱乱地在他眼前飘了下来。

 

TBC

评论(23)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