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全职][黄喻] 直到爱情将我们分开

为了还债,还愿,写个爽,一路狂欢

太太们写散文,我就来个打油诗



++++



 

闪光灯噼里啪啦打在他们脸上身上,他的右手和他的左手共同举起冠军奖杯,另一只手分别抓紧队友的手指;他们笑得像哭,或者说哭得像笑,他们在晃眼灼热的光芒中对视,他们在山呼海啸的欢声中,呐喊叠加上自己的呐喊,最后一起消融在里面。

“少天,我有话和你说,”从酒桌边东倒西歪的人群里走出来的喻文州,脸上看起来是清醒的,步子却走得不那么直。

“别别别,你别说,”黄少天跨过郑轩横着的身子跳了起来,“你不许说!我先说!”

“别闹,少天,正经事。”

“这种时候你能有什么正经事,我的才是正经事,喻文州,你听好了啊,我说的可不是醉话——”

他忽然顿住了,发觉屋里好像有点太安静了。

他张着嘴,四面一环顾,见宋晓趴着,于锋站在沙发上,郑轩从他斜下方,还有一干七零八落在各个角落的谁谁谁,全都眼神炯炯地瞪着他。

“闹半天你们都装醉的吗?!”

黄少天发飙,连声叫唤服务员开了一捆啤酒。

“谁也别想站着回去!”

所有人包括喻文州全被他挨个推回酒桌旁边,一顿吆五喝六,再次举杯祝贺冠军。

倒在这儿的觉悟是一早就做好了,黄少天趁别人一个不注意,掏出手机,飞快地打下一行字。

他正为自己的手速满意着、心满意足想按下发送键的时候,一条短信冲了进来,一个气泡嘭咚浮起在对话框最底端。

“我喜欢你,少天。”

黄少天一个没拿住,手机嗙啷掉在地上。

就在他旁边的喻文州,脸上还映着手机屏光的蓝蓝的幽影,朝他看过来,脸上一抹气死人的微笑。

 

好好好,黄少天先输一局。

输未尝不是机会,敌人会大意,会骄傲,会满足,会止步不前……

……好笑、对手是喻文州、怎么可能?

黄少天宿醉还没全醒,迷迷糊糊抬起脑袋,白开水、薄荷糖和“醒来叫我我给你热粥”的纸条已经摆在他床头柜上。

黄少天电光石火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浑身只着一条短裤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你干嘛?说完喜欢我,就来跟我显摆男友力啊?你当你几斤几两啊?当我输了一阵就得输一辈子啊?他非得揪住喻文州领子,一嗓子把他吼成渣不可。

跳下地他就笑了:喻文州根本连衣服袜子都没脱,就那么直挺挺地在对面的床上趴着呢。

有机可乘!黄少天马上就是一个鱼跃扑上。

喻文州却喉咙里咕哝了一句什么,卡着时间正巧翻了个身。黄少天一举扑到空床上。

床垫轰出一声巨响,喻文州费劲地张开眼皮。

“少天?……大早上的吵什么。”

“什么呀,你这不是也醉了吗,逞强装什么万能男友哈哈哈哈!”黄少天一击不中马上补刀,翻个身骑到他身上,“我去给你热粥,你赶快给我起床!”

 

冠军队的夏休在轰轰烈烈中开始。

没有人急着回家,没有人介意沉浸在欢天喜地中再多几天。入夜吃喝玩乐白天闲得蛋疼的逍遥日子里,黄少天在心里挂了一张记分牌,这边黄少天,那边喻文州:醒得晚了起床时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喻文州得一分。洗好的衣服被收下来叠好了,喻文州又得一分。哈哈哈出门买姜撞奶给喻文州也带一份,黄少天扳回一分!

“黄少你嘴里嘀咕什么?”宋晓路过他旁边,莫名其妙地盯着他。

“啧啧,这样下去我怎么可能赢嘛,文州遥遥领先,而且操作效率比我高很多啊,我得想点办法……想什么办法好呢……啊?宋晓你说什么?我嘴里嘀咕什么?我嘴里嘀嘀咕咕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宋晓一个没把住笑出声来。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啊?”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关键人物喻文州从走廊另一头笑眯眯走过来。

“我觉得拼男友力我拼不过你,这个事实让我超级紧张。”

黄少天特别严肃。

“我本来就是你男朋友啊?男友力高一点不好吗?”

“等等等等等,文州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心目中的模式一直是我是你男朋友,咱们这个可要说清楚……”

“我们不是应该互为男朋友吗?”喻文州的脸看起来特别有说服力。

宋晓就在旁边哭丧着脸。

我承受能力是很强,但你们也不要随随便便就消费我的大心脏好吗?

 

“其实你说,他们俩吧,说穿之前跟之后,也没太大的差别。”宋晓咬着萝卜糕总结。

“是啊,”郑轩用勺子搅着碗里的粥,“以前还挺担心的,想这俩人要不是基佬,真的基佬该怎么活啊?现在戳穿了倒挺好,反正他俩还是一样的黏糊,咱们倒是不用再担心世界上其他基佬的活路了……哎,阿锋啊,谈恋爱真好,要不我们也谈个恋爱吧。”

于锋把面条喷在了桌子上。

“你觉得哪里好啊?”

“男朋友会给我买好早饭,送到我的床头柜上,这样我每天都可以晚十五分钟起床……”

“……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愿意做这种事啊。”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啊。”

“宋晓也是个好人……”

“哦,”郑轩扭头向另一边,“宋晓,你是个好人,当我男朋友好吗?”

宋晓气度不凡,特别淡定。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拒绝。”

“阿锋,我被宋晓拒绝了……”

“我听见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已经自动被他们用空气墙隔离在食堂的另一头,黄少天依旧是他的好兴致,给他巨细靡遗地讲他堂弟的奇葩女友——堂弟昨晚特地来找他吃饭祝贺冠军,结果也不知是不是黄家基因优异,黄堂弟叽叽呱呱扯起女朋友来滔滔不绝,加上黄少天时不时就要插嘴点评,两个人生生侃到半夜;回到宿舍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睡着,枕头旁照例放着他清秀钢笔字写的晚安纸条。

黄少天灯也没开,可那字在眼前跟放着光似的,他脱好衣服躺在床上,还在嘿嘿地笑。

第二天他们约好一样起来一同吃早饭,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好像要把昨晚说的所有话都原样给喻文州再说一遍。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走神了;他看着喻文州扣好扣子的衬衣袖口,呼出淡淡风声的嘴,为表示专注倾听着而时不时抬头望一望他的眼睛。

温热的酸楚忽然漫上他的胸口。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嘴竟然已经闭上了;那一泄如注上个水闸也关不住的话头,就这么突兀地戛然而止。

喻文州放下调羹,抬头看着他。

“少天?”他说,“然后呢?

他纳闷了,黄少天开了话匣子,几曾需要问他“然后”?

黄少天的脸色有点怪怪的,站了起来,伸手就攥住了喻文州的衣领。

喻文州有点不明所以;可是领子在黄少天手里,感到隐隐的拽他起身的力,便也配合地站起来。

面对面静默了几秒钟,黄少天板着脸,如临大敌的严肃。

“喻文州。”

黄少天说话沉沉的,中间还顿了一下。

“我昨天就想说了。我真的好喜欢你,真的。”

然后他顺理成章地把喻文州拉近,吻上他的嘴。

喻文州愣神顶多最初一秒,然后就干干脆脆地绕过桌子,贴近黄少天身旁,双手扶住他的头。

吻越来越深,他们都闭上了眼。

 

“阿锋,现在你的脸就像这个,”郑轩从于锋碗里挑出一枚猪肝,在他眼前晃了晃,高兴地放进嘴里。

 

他们也没挑什么良辰吉日,在职业选手大群出柜纯属捡日不如撞日。

黄少天消息发出去之前,喻文州预先把群提醒屏蔽了。

“交给你行吗?”

“交给我,”黄少天的QQ一路嘀嘀嘀嘀起来就没停过,他一边飚着手速敲字一边跟喻文州抱怨,“烦死了这帮人,怎么夏休期全都挂在网上啊?”

“咱们这话放出来,不在线的也要被炸上线啦。”

“哦,你说得也是啊?靠靠靠人有点多,这屏滚得我眼要花了,他们话说出来自己都看不见就要被刷到上面去了吧?我要不要先刷个屏?还是潜伏一下等他们该说的说够了再理他们?不对其实我们根本没必要理他们啊?哎肖时钦真是好人啊,这么快就关心起咱们父母战队那边怎么办了,哈哈大家都骂他煞风景……卧槽方锐问我要不要教学种子,方锐怎么会有种子?张新杰丢了个链接,等我滚上去看一眼啊,哎我靠这什么生理卫生科普教程啊,他以为咱们没有觉悟啊要他来教啊……?不对怎么回事张新杰不是应该三分钟前就去睡了吗?!哈哈哈哈哈哈队长咱们改变了张新杰作息了你造吗!!!不行我停不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啊队长你有消息弹出来。”

喻文州本来是凑到黄少天旁边去的,听他这么一说,扭头看了自己屏幕一眼。

“这么坚定?”见喻文州一直没说话,王杰希小窗了他。

“这又不是头脑发热,深思熟虑过的,”喻文州回,“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看得出来少天也是。直到我们捧起冠军奖杯。”

“恭喜。”

王杰希说的好像是冠军,也好像是他们俩在一起。

“谢谢,”喻文州打着字,“希望还能有更多的冠军。而不管有没有更多的冠军,我们俩都会有更长的日子。”

王杰希那边的正在输入维持了稍微长点的时间。

“祝你们幸福。”

喻文州笑笑,没再回复。

他关了王杰希的小框,然后想了想,干脆关了电脑,挪动椅子到黄少天身后,手臂搭在他肩膀上,看他同时和五十人群聊。

黄少天目不转睛下手如骤雨,连看一眼喻文州的时间都没有,喻文州仿佛能看他的CPU使用率曲线一路飘在90%以上。

想到这个比喻他觉得有趣,噗嗤笑了出来。

“怎么搞的,文州,你越来越爱笑了。”

黄少天手上没停,头也没有回。

“我觉得也是。”喻文州答他,“啊,叶秋说你从来没交过女朋友还乳臭未干,你快骂他。”

“靠靠靠!他难道交过女朋友吗!哦不过他没有女朋友也有苏妹子,吐他槽还不好吐,靠,真烦死人……”

喻文州笑得更浓,伸手关掉了自己桌上的台灯。

两个人住了三年的宿舍里,就只有黄少天液晶屏不停闪烁的亮。

“——好了好了,吵死了,不跟他们胡扯了,”半个多小时唇枪舌战,黄少天终于使劲一拍键盘往椅背一仰,“我们接下来呢——夏天还有很长,要不要去旅行?”

“别告诉我你现在才开始做计划?”喻文州笑。

“怎么可能?”黄少天咧嘴灿烂,“我选了两条行程,你看看你喜欢哪个,可以的话我马上就买机票,明天下午咱们就飞。”

说着他点开一个文档,里面是异常详细的行程规划。一条去普吉一条去塞班,内容覆盖了买哪班航班住什么酒店怎么去景点找什么地方吃饭,洋洋洒洒好多页,功课做得尽善尽美。

喻文州看到,也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怎么样,不错吧?”

黄少天从内向外洋溢着得瑟,觉得这次肯定要给自己记上一个大大的得分。

喻文州眨了眨眼,缩了缩身子躲到他肩膀后的视线盲点,悄悄掏出手机打开旅行app,在两张往返冲绳机票订单下点了申请退票。

“让我看看,”然后他才凑上前去,“你比较喜欢哪个?”

他们心不在焉把美景照片浏览一番,精心设计的攻略也被晾下,根本就没有人再看屏幕。

因为并没有人煞风景到接吻时还睁着眼。

“……文州,”黄少天额头和喻文州触在一起,“要不我们今天就来吧。”

喻文州看着他笑。

“我都想了好几年了,你为什么要等到今天呢?”

 

等到夏休行近末尾,各战队纷纷注册新鲜血液。他们的治疗在夺冠后退役,喻文州把灵魂语者的账号卡交到徐景熙手里。训练营上来的年轻人,十八岁刚满还是少年的模样,虽然早就熟识几位战队成员,此刻却还是按捺不住脸上的喜悦,深深地鞠了一躬。

“喻队,各位前辈,以后就请多多指教!”

喻文州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

“景熙,你今天就是战队正式的一员了,有件事情必须让你知道。”

徐景熙感觉就要被委以重任,一副“天塌下来我还有圣盾术”的慷慨就义表情看向队长。

他的队长指着身边那个蹲在椅子上的家伙。

“这是黄少天。”

徐景熙一头雾水,谁不认识黄少天?

“从两个月前开始,是我男朋友。”


刚刚成立的七期群,当晚为徐景熙进行了集体心理辅导。

 

……已经闹得蓝雨路人皆知,被老板叫去谈心只是迟早。

走进办公室门前,喻文州拽住踌躇满志像要去打仗的黄少天。

“你别说话,让我来,”他说。

黄少天满头问号地闭上了嘴。

“如果您担心战队的成绩会因为我们的恋爱而受到影响……“老板桌对面椅子上的喻文州微微低下头,但并没有遮掩他直视向前的目光,“当然,我没办法跟您保证未来的成绩。但是作为参考,有件事我想告诉您。”

黄少天和老板一起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然后喻文州抛出了原子弹。

“我和少天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供您参考,在六赛季,我们夺冠之前,已经睡过了。”

黄少天在椅子上碎成了粉末。

哈啊?!?!?

卧槽槽槽槽槽说好了心脏不带坑队友的啊?!有你这么睁着眼说瞎话的吗?!非要睁着眼说瞎话、好歹提前告诉我一声不然我根本没办法配合啊?!?

老板在对面完全沉默,显然根本无法开口置评。

喻文州歪头看了一眼鸭血脸色的黄少天,好死不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屁啊!”黄少天实在不能再忍,“谁,谁……谁叫你说出来的啊!!!”

他恶狠狠地给喻文州的记分牌翻了1000分。

靠,这个战场是玩战术的,一早就该干脆认输算了。

 

“新队员也搞定了,老板也没话说,哎我就知道这个世界对我们特别好,”黄少天掏出小本子,划上一道删除线,“就剩爸妈了,还有世界上所有人。”

“还想让所有人都知道?”

“想啊,”黄少天咬着笔帽,“你看啊,要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首先得让所有人知道我们俩。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俩,我们还得再打好多个冠军……”

“你思路真清晰,”喻文州噗嗤笑出声,“这么有自信?”

“也不光是自信啊,要拿冠军得跟你一起啊?哎都说我职业生涯没你长,没准再打不了几年我就要退役了,那时候要是没找到新芽子看你怎么办?读条的时候谁掩护你?所以你赶紧打起精神来,趁我还能打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不然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是是是,”喻文州乐得直不起腰,“我现在感觉压力很大。”

“那就对了,队长你就得有这个觉悟,全世界都看着你呢。”

 

是是是,对对对,好好好。

全世界都在看着呢,这场年少不成章法,这场随性轰轰烈烈,这场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到底走到多远,到底走到多久,什么时候血流头破,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我们得拟一句口号,”黄少天说。

“一句,你就够用啦?”喻文州笑。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笑骂,“我看这样,我来想个意思,你来表达得优美一点,好不好?”

他说完就托起了脑袋,想了半天,不吱声。

“等着你呢。”喻文州笑吟吟,在桌上咯咯地磕着笔杆子。

“急什么,我有的是词,只是不知道该挑那句好……哎呀你别看着我我一句都想不出来了!”

“来来来,我问你答。“

“你问吧。”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快七年。”

“你从训练营算起啊?”喻文州笑出声来。

“你懂什么,领证归领证,我们这叫事实婚姻,自始有效,”黄少天叉腰。

“好啊,“喻文州笑着在纸上胡乱划拉了两道,“你还会喜欢我多久?”

“这谁知道啊?喜欢到不喜欢为止啊?”

“不喜欢了怎么办呢?”

“不喜欢就分啊。”

“这么干脆?”

“要不怎样啊?腻腻歪歪要死要活?你喜欢我我们就昏天黑地,你不喜欢我了我哭一场就走。你不是这么想?”

“我也是,真巧。”

“那不就结了。”

“是啊。”喻文州眼睛愈加弯起来,“可是在我们无疾而终之前,会有无数东西横在我们中间。”

“比如说呢?”

“你阿妈首先就不同意。”

“不同意我也要和她讲,她和你同样重要,要是她要花十年才同意,我就跟她讲上十年。”

“我爸也要不高兴。”

“那我只好多挣点钱、表现乖一点啰,剩下的事就交给你,反正该做的事你肯定会做,你做得肯定比我好。”

“我们退役了会没有收入来源……”

“所以我说嘛,还是得抓紧时间多拿几个冠军。”

“我没准会想结婚,想生个孩子?”

“哦,这件事你就只好留个遗憾了。”

“突然的意外可能把我们一个人带走……“

“那另一个只好一个人活。”

“如果是两个都带走呢?”

“靠,那和都不带走有什么区别?”

他俩面对面笑得收不住。

“少天,我问不下去了,我们用暗号来做个收尾吧,”喻文州脸上笑容眼看就要淌下来。

“哪个暗号?训练营时候溜出去买夜宵那个?”

“对,还记得?”

“那么刻骨铭心怎么可能忘?来,前仆后继、”

“摧枯拉朽、”

“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

“你若被抓、”

“我便独去、”

“饱食虾饺、”

“魏队付钱!”

他们像十五岁一样笑得停不下来。

“我脸都疼了,你到底有思路了没有啊?”黄少天脚从桌子底下伸过来,踢喻文州的椅子腿。

“早就有了,你等一下啊,”喻文州维持着笑的样子,低下头黑水笔在纸面上唰唰地写。

然后他把纸条递到黄少天面前。

 

没有世俗能让我们动摇

没有嫌隙能把我们破坏

我们在爱情中牵住双手

只有爱情能将我们分开

 

 

FIN

评论(31)

热度(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