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全职][苏沐橙中心] 契阔 [三]

新番外在我没想到的地方打了我脸,打得我晕头转向(……)前章也出了bug,算了等完结再改好喇!反正写这个的期间肯定还有新番外面世,反正,那个bug估计除了我也没别人在意……

++

三江

急雨打寒窗

 

嘉世真的把萧山体育场租了下来。

决赛场地信息放出,两千五百张票线上开售,连带之前放出了联盟主场要求的传言,嘉世舆论风头瞬间就压过了百花。一时论坛上嘉世粉激动难耐,非嘉世粉则极尽嘲讽:谁不知道繁花血景如日中天,万一输了那可是两千多人现场围观打脸啊叶秋?

苏沐橙在帖子底下蹲了一会儿,故意作迷妹口吻,刷了几句叶秋必胜。发完F5了一会儿,却没一个人理她;大概她的回复显得太脑残无价值,连让人揪出来吵一吵的兴趣没有。

她又坐着思考了一会儿,像要为什么事情下决心。然后她终于站起来,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穿过走廊,到尽头办公室前,叩叩叩敲门。

“陶哥,在吗?我进来啦。”

“沐橙啊,来,”陶轩正撅着屁股趴在他自己那台低配电脑前,瞟了她一眼,注意力又回到屏幕上,“什么事?”

“我……”

苏沐橙犹豫了一下。

“怎么啦?”陶轩转头来看着她了,“有什么困难吗?跟我说啊。”

“……嗯,”她开口,“决赛想去现场看……可是我现在没钱,先欠着你的,等我发了工资再还,行吗?”

“这话说的。”陶轩笑,“来,过来。”

苏沐橙走到陶轩旁边,见他屏幕上开着一张萧山体育馆座位表,上面密密麻麻画着观众座席区域,分区编码;屏幕前面飘着无数个旺旺窗口,右下角还有新消息的气泡在闪。

“网店是你自己在运营?”苏沐橙觉得有点震撼:看看票的余量,还有两千两百多。

“这不从来没卖过体育馆的票嘛,”他咧嘴一笑,“要是叶秋赢了,我下赛季就找个专业经理来。”

“为什么你还要排座?不是有不一样的票价吗?按票价给不同区域的票,不就行了吗?”

“没那么容易啊沐橙,除了票价之外,还得看一下观众的成分。百花粉的客场坐席得放一起吧?总不能跟咱们的粉丝坐一块啊?霸图粉也不能跟咱们的人坐一块吧?你别笑啊,还真有霸图粉来看决赛现场的,就是想看咱们输呗。我也没打算一个人卖两千多张票,我先自己卖一阵子,有经验了就让公会的人来帮帮我。”

陶轩嘴里絮叨絮叨的,揉了揉眼睛。里头都是血丝。

“——反正我先给你预留下,”他把十几个窗口都扯到一边,用鼠标戳了戳一个主席台角落的席位。苏沐橙瞟了一眼SVIP价格,1020。

“你就坐这里吧,怎么样?”

他说着就要去减库存。

“不,陶哥……我想坐普通座。”

陶轩扭头看看她。

“怎么,觉得贵啊?我送你的,无所谓,不用还。”

“嗯,可是……”苏沐橙笑,“我还是想坐普通席。”

她想了想,像是为了给自己的行动增添一点论据似的:“嗯,跟工会的大家坐在一起,也比较有气势吧?”

陶轩微微眯起眼睛。

这个女孩子面目甜美,妆容未施,黑色长发垂到背中,柔柔顺顺地站在面前;却好像身边开了一层空气场,可以接近却不能亲密,可以相谈,却无法知心。

他认识她哥和她也有好些年了。陶轩也是看着她从小姑娘长成今日这般身量的见证人之一,也觉得她哥意外去世前后,她确实是有变化的;但这变化并不那么明显,除了更加难以讨好外,再难归纳出固定的模式,像不小心掉进被团里的针,一不小心会被扎一下手。

陶轩忽然问:

“你怎么还穿着高中校服?”

苏沐橙歪了歪头,耸耸肩。

“因为我没钱呀。”

陶轩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

“你不热啊?”

“我又不出门,楼里到处都有空调。”苏沐橙浑无知觉,狡黠地笑笑,“谢谢陶哥关心啦。等哪天叶修愿意挪地方了,我叫他一起去买衣服。”

“就他那眼光,你还不如跟我去。”

“好啊好啊,到时候叫你一起。”

陶轩无奈地笑笑。

“行了行了,我得招呼客人,你去忙吧。”

“嗯。”

苏沐橙给了他一个笑容。

走到门口,她又回头问了一句:

“陶哥,下赛季我们真的要把对门体育馆租下来吗?”

“只要能赢,”陶轩脸上是温和的表情,“下赛季它就叫嘉世体育馆了。”

苏沐橙笑得更加灿烂。

“肯定能!”

 

她站在萧山体育馆二楼入口,环视着空荡荡的场馆内部,看了看腕上的电子表:距开赛还有四小时。

“觉得怎么样?”送她进来的陶轩正站在她身边。

怎么样呢?

沐橙望着体育馆内顶流畅的曲线线条,要转一转头,才能望到曲线的尽头。

这个城市里本有很大的剧院,很大的教堂,很大的体育场,很响亮的地标式建筑,却好像都和她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关联;她最熟悉的那一个人,后来又多了一个人,都比闺中小姐还骄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凡是醒着的时间,都一头扎到嘉世网吧里吞云吐雾。同学们成双结对去看她视若天价的演唱会,她却是几年如一日放学就往网吧里钻,路上还要带三份盒饭,一份不要辣,一份不要芹菜和青椒。今日之前,她去过的最大的房子是电影院,在她十三生日的那个晚上,两个人一左一右坐在她两边;喜剧片堪堪放到一半,爆米花吃掉三分之二,两人都不出所料睡得七荤八素,她笑一笑把片子看到结束。

而今自己站在如此庞大的空间前面,外面是夏季难以抵御的溽热,内里却因过分的空旷而显得清凉。

她忽然有了许多感慨,无关马上就要到来的比赛。

“真棒。”她轻轻地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他能到这么大的地方来打比赛。”

陶轩站在和她平齐的高度,眼神扫过全场。电竞比赛的特殊所在,几块矗立的巨大显示屏是场内最主要的布置。陶轩曾和场馆方交涉,想在高处挂一排嘉世的枫叶旗,却因对方漫天要价而终不能如愿。半开敞的比赛席掩映在屏幕后方,一方面为尽量减少观众干扰,另一方面也是为叶修的登场退场做足准备——第一赛季签下合同时他提出这个要求,不知给陶轩惹下多大的麻烦,众目睽睽之下费尽心思给他布下各种遮蔽物,主场布完了还要跑到客场去布,恨不得每个比赛会馆下面都有个地道战遗址。

不过那时候,他们又怎么想得到会有一天,需要逃避两千五百双眼睛?

“是啊。”陶轩许久才答,“我也没想到。”

沐橙无声地点点头。

他们静静对着空旷,像电影中最终决战开始前的场面。

 “万一,我是说万一,”陶轩突然出声嘱咐,“要是跟百花粉,霸图粉,或者跟别的什么粉起了冲突,你一定要往后撤,一定不能被媒体拍到你——”他特别严肃地看着沐橙的眼睛,“你明白为什么吧?”

“明白。因为我下赛季要出道。”

“嗯。”陶轩拍拍她,“我就知道你懂。”

然后他沿着台阶下去,推开馆腰上的一扇厚门,身形消失了。

沐橙坐在四围漏下来的天光里,默默等待黄昏。

 

夏季的百日很长,天光渐渐变成夕阳的醉色。

公会的人从俱乐部过来,有点神经质地检查起看台边沿嘉世的横幅胜利宣言,还把一面长杆大旗放在了观众席脚下。需要领头举牌子做人浪的几个公会领导层,紧张地做了两遍演练。苏沐橙跑到了比赛席的地方,帮他们看效果如何。

“怎么样啊?”

“我觉得,大家稍微站远一点儿,中间隔一个座位?这样比较有气势?”

“哦,好。——这样?”

“嗯!”

肚腹里空空的,她忽然想起自己在这边待了多久;再回去吃晚饭,恐怕也来不及了。

只好等比赛结束,一起去吃庆功宴啦。

她发现自己是真的不怎么紧张。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已经走得很远很远,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一刻停滞不前;所以虽然有希冀,也有梦想,她却已并不执念最后的那个结果。

 

忽然间人潮就汹涌了起来。

进场时间到了,场馆四面八方的门全部敞开。百花粉丝迅速淹没了对面专门划出的看台区域,在统一的指挥下,用紫色、红色和白色的衣服拼出了一朵队徽的形状。

卧槽,我们怎么没想到!嘉世这边嘴里骂着,也是反应快,从脚底下拿起旗杆就挥舞了起来。

本意是欺负对方不可能把如此长的旗杆带进场,打算打到激烈时才展开,没想到一来先吃了个下马威,不得不直接亮出杀手锏。

入场观众越来越多,而口号也吆喝得越来越没边。喧噪一直维持到灯光变暗,比赛旋即开场,沐橙这才坐下挨着椅子,急拿起一瓶水润润干疼的嗓子。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探出了头,抻着脖子看下面主席台区域:陶轩告诉过她,那里坐的都是其他战队的队员。

在大家忙着吵吵嚷嚷的时间里,这一片区域也悄悄地坐满了。

灯光特意避开了这一片地方,把这群名人的脸隐藏在黑暗里。没有那个选手高调到穿着自家队服,只看个模糊的背影,也认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沐橙心里把一个个后背点数过去,主观臆断地想着:这个应该是韩文清,这个大概是张益玮,而那个,好像是王杰希。

从背影看上来,众人都巍然端坐,以不能更严肃的姿态面对这场比赛。

她也像突然感受到了那种魔力般地,坐直了脊背。

张佳乐正沿着选手通道走下赛场,手紧握成拳,向百花坐席的方向倾斜。

粉丝团像被丢进了一枚手雷一样。尖叫声像有形状似的,在空间里膨胀爆散开去,将整座体育馆填得当当满满。

三天前在K市进行的决赛第一场,嘉世意外丢掉了团队。一叶之秋去抄百花的后路,却被百花三人缠斗牵制;孙哲平张佳乐两人另一线押上,破了嘉世四人的阵型。输了团队,加上个人赛丢给张佳乐一分,终局比分4.5:5,嘉世半分之差落后。

嘉世并不觉气馁;只要不被百花收获个人和擂台的全部分数,就必须要打到团战的最后一分钟。而嘉世,从没在比赛前半段被人剃过秃头。

可不管怎样,决赛开赛前靠租体育馆造下的庞大心理优势,如今削减成了拼到最后一刻才能分出胜负的机会。嘉世坐冠军宝座日久,树敌也良多,半场结果一出,网上的讽刺排山倒海地来。

另一方面,对一叶之秋和“完成态繁花血景”正面碰撞的期待,也持续到了整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

有媒体分析:看似叶秋碰不上繁花血景,其实是他不敢碰。

真的吗?

张佳乐上了场,迟迟没见嘉世这边有人走进下来,一看屏幕才发现一叶之秋已经是待机状态。

个人和擂台打下来,嘉世赢了个人第一场和擂台,得分3.5,百花赢了两场个人,得分2;阶段性统计8比6。

成王败寇,就在这场团队。

 

双方载入完毕,一看地图,看台上顿时哗然。

消失荒原——一张网游竞技场中也收录的地图,面积是大,却没多少遮挡,原野上除了几排稀疏的树,就是大片荒凉的草,根本藏不了人;地形也简单得要命,有几个缓坡,一条狭窄的灰黄色小溪,再无他物。乍一看风格,还以为是霸图的选图。

就算是叶秋,在这张缺少变化的地图上,能玩出点什么战术?

苏沐橙双手本来在胸前交叉着,此刻不知不觉移到嘴边,嘴唇微张,轻轻咬起了关节。

叶修的战术是在全队面前明白地交代过的,当时她也在场。所以她现在知道,叶修选择的是一条多么艰难的路。

可是却是唯一的路。

“必须得正面相撞。而且,必须得一叶之秋跟他们正面相撞。”

战术室里一片肃静;不过大家也习惯了,一直都是叶秋说、他们听的时候比较多。

可是这一次,众人脸上并不像平常那样轻松适然。

“为什么?”

“很简单,必须是我。”叶修把烟掐了,眼神凝重,“他们两个不会分开行动。而除了我,你们任何一个人撞上他们俩,都没辙。”

“……那你也不用非得一个人对他俩啊?”基本上没质疑过他的吴雪峰也把笔一扔,身子前倾过来,“我呢?”

“你有你的任务啊老吴。繁花血景被打破的那一瞬间,你得看准了,带全队过来集火。估计到那时候,我也没有余力发指令了。”

“你到底怎么打破繁花血景,我们关心的是这个,”吴雪峰跟他杠上,“别跟我说到时候就知道了,你得给我们点安全感……”

“看这个。”

叶修插卡登陆战术室的电脑。

 

苏沐橙两眼紧盯着大屏幕,依旧轻轻地,密密地咬着手指关节。

比赛公共频道里突然跳出来一句:

一叶之秋:繁花血景那两个,[139,258]碰头,我一个人,你们俩,敢不敢?

百花那边爆出嘘声。

诚然繁花血景玩的就是搭配,玩的就是“不是一个人”,但面对这般狂妄赤裸的嘲讽,选手不能往心里去,粉丝却不能不上拳头。

落花狼藉:呵。

孙哲平呵完,队频里跟张佳乐交流了两句,两个人竟然真的脱队,往说好的坐标抄过去了。

而令观众没想到的是,一叶之秋竟然也脱队加速,往地图中间赶。

这逞的什么孤胆英雄?嘉世的支持者都攥紧了拳头,手心里捏出了汗。

一张图能有多大,到达目的地只是顷刻。一叶之秋提矛在手,身侧是风声呼啸,面对着落花狼藉,立在萧萧劲草里举刀作势。

一叶之秋:哟,不讲信用啊,说好的两个人一起来呢?

百花缭乱:少废话,爷爷在这呢!

一句话尚不及读完,弹药专家的身形已自狂战士身后猛地飚起,铺天盖地的火光弹影伴着嘈杂的巨响,笼罩而吞没了战斗法师。

 

TBC 

*顺便一提,萧山体育馆座椅总数为2564,其中观众席2141,活动座椅344,主席台46,贵宾席33。搜不到贵宾席的图片,看了看觉得主席台的样子还满合适,就让观战的选手们坐到那边去了。对主席台的样子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自己图片搜索一下“杭州市萧山体育中心”哒!(估计没人有兴趣……)

评论(1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