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i7][45/環壮] うす温い吹雪(三)

他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壮五呼吸彻底错乱了,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壮五扶着膝盖,大口呼喘。环也在他旁边,比他要从容得多了,手搭着凉棚,朝后头空荡荡的街道张望。

并没有人真的追他们那么久。视野里看到的,只有不断下沉的太阳,和逐渐浓郁的黄昏颜色。

“不行啦?”他朝壮五伸出手,“包给我。”

“没,没关系,三分钟就好,让我休息一下……”

“喝饮料吗?”

“好的……”

“那我去便利店买。”

“等——,戴上帽子再进去——”

根本没听他说完,环已经转身消失进了自动门里。壮五只能无奈地笑笑,环哪儿来的这么多用也用不完的精力?

几天前他又在壮五泡完澡后鬼鬼祟祟地敲门,憋了半天,问:休日要不要一起出去?

“上次说好了要跟小壮一起过休日,结果见到理了……”环竟有些忸怩似的,“我就想,可能这次也会遇到什么好事……”

壮五当然马上答应了,只是觉得环的语气十分奇怪。休日当天的早上,最危险的游乐园提案被壮五否决了。但是麻烦完全没有减少。环的个头大,不停地说着好热好热,还没等壮五制止,就已经把眼镜和帽子摘下来了。冰蓝颜色的头发即使在昏暗的游戏厅也十分亮眼,总是第一时间就被人发现。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一天里第三次被人认出来了。餐馆没办法直接逃帐跑路,只好被姑娘们围起来,签下了十几份名字。在游戏厅里,环在被彻底包围前,果断地拉着壮五从大头贴拍摄舱里冲了出去。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则是路过商店橱窗;环突然拐进去,要看一款新发售的掌机游戏。

该减少一些游戏时间了吧,分散注意力不说,对眼睛也不好。作为偶像,弄坏了眼睛可不行。壮五心里想着,却又念到早晨出门时,已经答应环而发下了一整天禁止说教的誓愿。

“游戏产业的繁盛程度,真的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啊。”

在琳琅的货架下徘徊,壮五感叹。

“我自己从没买过这些……上学时也只有推脱不了的时候,才跟同学们玩一两局。没想到有这么多的种类。”

“很多的啊。喏,我班上的良太郎,这个系列是买全的。也是因为他很有钱啦。”

“环君想要吗?”

“嗯?”

“想要我可以买给你哦。作为……嗯……休日邀我出来玩的礼物。”

环侧着头,奇怪地看他。

“首先我要有个掌机。”

“啊?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一层……”壮五怔了一下,“你想要吗?”

“掌机?”

“嗯。”

“你是说你想给我买掌机哦?”

“你想要的话,不是不可以……”

“你真的是正常的小壮吗?你很奇怪哦。”

“奇怪吗?”

“不是你每天叫我不要玩游戏吗?”

“我……不是说好了今天不会训斥你吗?只要不影响工作的话……”

“你觉得会影响吗?”

壮五想了想。

“以前的话,会觉得肯定会影响吧。可是最近,你不是做得很好吗?”

环看着他,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然后笑出来了。

“小壮你太奇怪了。”

“又怎么啦?”

“要么什么都不告诉我,要么什么事都依着我。真是个没有中间值的人。”

壮五笑了出来。

“我没有什么都不告诉你,也没有什么都依着你呀。”

环也笑了。

就是在这个时间,他们又一次被发现了。隔着一排架子,就听到女孩子们大喊:

“那不是MEZZO”吗?!MEZZO"在那边?!”

“真的?!”

他们赶紧压低了帽子,匆匆退出店面,看后面仍有人跟着,就拔腿起跑。一直跑到这条少有人走的小巷里,连太阳都是偏的。

壮五站在便利店外头,仍旧朝四周张望着。

想想其实给粉丝们一些服务也没什么,签几个名也没什么,逃跑也算不上什么好的应对方法。

但是此刻,傍晚的空气新鲜,夕阳把电线杆的瘦影一直推到脚尖,小腿的肌肉微微发酸,贴身的衣服里沁了一丝薄汗。壮五的心里,竟然有些说不清楚的喜悦。

环大概永远做不到他完美的搭档,但是作为玩伴,已经足够可爱了。

环从便利店出来了,不出意料地,手上除了给他买的矿泉水,还抱了一大堆不明不白的零食。

“小壮你又笑什么?”

“没什么。”

“到底笑什么啦?”

壮五没再答他;正伸手要接环怀里的一堆东西,却感到裤子口袋里,手机正微弱地振动。

他于是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解锁屏幕。

是谁在RC上传来了讯息。

 

自:九条 天

逢坂君,你好。

今天收到了来自九条先生的联络,似乎正带着理,在保加利亚的吉卜赛剧场观摩演出。我们没有聊太多,只知道理身体健康,最近的课程也进展顺利。

希望这些信息对你有用。

另:理还在雪藏期,四叶环便罢了,请勿向其他任何无关人士透露她的近况,望你切记。

 

“环君——,”壮五惊喜地叫出来,音量都抬高了,“环君!快来看,收到理妹妹的消息了!——”

环一怔,一个膨鼓鼓的薯片袋子从臂弯里落了下去。

壮五迎上去,用自己的手机和他怀里的大堆零食交换。环低着头读消息,壮五的心砰咚跳着,兴奋与成就感悄悄弥漫。

建筑物的影子爬得更长,暖融融灰扑扑地,覆到了他的膝盖上。

他等了一会儿,却不见环像他一样,做出直接而开心的反应。相反,他盯着那条消息,反反复复地看。

意识到这一条RC已经读了太久的时候,壮五才猛然觉察到了什么。

“小壮。”环抬起头,“又在瞒着我做这些事了吗?”

 

“环君,”壮五慌张起来,“听我解释好吗?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

“你还是觉得我是个笨蛋,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一直想说的,但是好几次都找不到机会……上次在电视台,我本来就想说的,可是遇到了FSC的人……”

“你觉得我是笨蛋也没有关系啦。因为我确实是笨蛋。”

“对、对不起!你不要说气话,是我不对,要我怎么道歉都好……”

“不用啦。”

环语调平平,竟听不出蕴藏着何种情绪。

他褪下布丁双肩包,捡起掉在地上的薯片,又来接壮五手里抱着的大堆东西。

壮五神经质地后退了一步。

环伸出的手臂,摸到了半空。

“你在干嘛啦?把东西装进来啊。”

“你先听我说——”

环于是站着不动;可是壮五也没开口。

幼稚的僵持持续了几秒,野猫无声地走过住家的围墙。

环叹了口气。

“我没说气话。我就是笨蛋啊,我一开始就知道的。所以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是吗?直到现在,我也不怎么能控制自己。龙哥也是这么说我的。‘就因为你动不动说要退出,壮五才不敢信任你’。他是这么说的。”

壮五傻乎乎地在原地站着,怀里堆着花花绿绿的包装袋。

“我觉得他说得对。我以前是个笨蛋,现在大概还是个笨蛋吧。”

环低头看了看壮五的手机,屏幕已经熄灭。他伸出手,把手机递还回来。

“所以这些事,小壮你替我去做就好了。”

壮五没有再后退了,怔怔地接过手机,把抱着的食物交了出去。

布丁背包塞得鼓鼓囊囊,环潇洒地一甩,让它回到肩上。

“但是你不应该拖这么久。我会不高兴的。”

“对……对不起。”

“你也关心理吗?”

“啊?嗯,是啊……”

“是为了我?”

“可以这么说,但是……也会关心她本人吧?毕竟那么小就跟家人分开……”

一直绷着脸的环忽然解冻,绽出一个硕大的笑容。

“她过得很好哎!!”

他大喊大叫地打断壮五,一把抓住他的手。

“我们去河岸上野餐吧!”

“等等、环君——”

壮五懵懵地被环扯着,一路踉跄地往前跑。

还没落尽的夕阳依旧温暖,洒一片融黄在他背上。

 

自:逢坂 壮五

九条先生,晚上好。

下午收到您发来的关于理的消息时,我正同环君一起在外游玩。他高兴得简直难以自控,拉着我跑来跑去,使得我也没能及时回复您消息,还望您千万见谅。

 

自:逢坂 壮五

今日之前,我只知道环君跟我在一起时就会感觉到工作的压力,又因为性格使然,总是难以敞开心扉,互抒胸臆。托您之福,今日我第一次看见环君露出这般毫无保留的笑容。我被他的幸福感染,疯跑了好些路程,最后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回到宿舍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变得湿淋淋的了。

 

自:逢坂 壮五

跟您说这些,是因为我实在不知该如何以更直接的形式向您道谢。

 

自:九条 天

晚上好。你的消息收到了。

 

自:九条 天

我能理解这条消息对四叶环的重要程度,但在我而言,不过是区区小事,大礼之言不必多说了。

 

自:九条 天

如果你还没冲澡,就赶紧去吧。

 

自:逢坂 壮五

如您所料,我到了家就急着回复您,还没换下湿衣服。现在环君在浴室,等他出来,我马上去冲热水澡。

 

自:逢坂 壮五

此外,我仍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您能否允我开口?

 

自:九条 天

嗯?

 

自:逢坂 壮五

圣诞节很快就要到了,不知您是否有可能在下次联络时告知理妹妹,请她亲自给环君留言一句呢?

 

自:逢坂 壮五

如给您带来任何不便,请您务必不吝拒绝。

 

自:九条 天

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确有不便。

 

自:九条 天

希望你记得,她已经是九条理,不再是四叶理了。

 

自:逢坂 壮五

是……您说得对,是我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万分抱歉!

您一直以来鼎力相助,我们已经十分感激。如有合适机会,请一定允许我再呈谢意。

 

自:逢坂 壮五

今天就不再多打扰您了。晚安,九条先生。

 

自:九条 天

晚安。



TBC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