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i7][45/環壮] うす温い吹雪 (四)


壮五拉开窗帘,整理好今天工作需要的材料,正要塞进包里,又重新打开来浏览了一下彩笔画出的重点。今天全员一起的冠名番组收录,有三月在,会比MEZZO”单独参加综艺要轻松一些。但是就算如此——壮五想着——也不能总想着依赖三月,给他添太多麻烦。

自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擅长综艺呢?壮五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重新专注在眼前的A4纸上。

客厅里的脚步声变得频繁,大概所有人都起床了。壮五终于把材料放回包中,推开房门的时候,成员们几乎已经全部聚在饭桌旁。

“壮五桑早上好——!”

陆同他招呼。他便也走过去,回以温和寒暄。

“早上好呀。”

环蹲在椅子上,嘴里还叼着面包,转回头来冲他招了招手。

“环君,动作……”

他话还没说完,环已经乖乖地把腿放到了桌子下面。

壮五于是在他旁边落座,对他笑了笑。

环也笑了,面包从嘴巴里掉下来了。

“怎么这么冒失,”壮五赶忙拿来纸巾,看面包屑有没有掉在环的衣服上。

好在并没有什么痕迹。看完了一抬头,却发现环正在眼前傻笑。

“快吃。”

“哦——”

壮五也拿起餐刀,铺上一层浓浓的黄油。

环最近对抗赖床的表现可圈可点,甚至能够被三月拿来当做教育大和的材料。又好像为了编圆最开始的谎言,环还真的每天做起了垃圾回收,还帮着一织做起了分类来。好像已经不应该再苛责他更多了。壮五时常想着。在人情世俗方面,环只是起步太晚。本质温柔善良的人,假以时日,定能出落成成熟稳重的大人。

真的吗?

扭头又看见环在傻笑。壮五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在意起自己是否也已经被傻笑传染。

 

最近确实过得十分轻松。就连那笔莫名的赞助,壮五都几乎要觉得那真的是好意了。两周前,芝生堂的媒体负责人理所当然地联系了纺,探讨是否能在广告方面有所合作。纺试探性地问了是否需要指定某些成员,或是指定不要某些成员,对方也没有认真答复,好像确实没有什么人选上的偏向。于是初步意向定下:还是7人一同。

会谈的所有细节,纺都告诉了壮五。想来想去,也到底想不出什么言外之意。壮五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那颗长久悬吊的心,仿佛真的放下来了些。

Nagi打开了百叶窗,阳光也便铺洒在了餐桌上。同伴们也端着餐具各自落座。

出道一年有余,组合稳步发展,每个成员的个人工作增多,像这样7人集齐早餐的机会也渐渐变得稀少。众人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能凑在一起好好吃饭的时候,便刻意放慢节奏,聊些无关紧要的天。

“一织一织,”陆在自己的煎蛋上倒着番茄酱,“我昨晚手机发给你的那篇小说,你看了吗?”

一织好像有些生气地放下了碗,声响大得像掉下去的一样。

“您能不能不要再看粉丝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而且这也不是适合在早餐桌上谈论的话题。还有,请不要在别人端着碗的时候碰别人的手肘。”

“粉丝写的?什么东西?”三月睁大眼睛看着陆。

“是个人站点里的小说哦!站长是我们团的粉丝,写了很多关于我们的小故事呢。关于一织和我的稍微多一些。”陆开心地回答,“我觉得写得很好呀!呐,站长把一织描述成了一个看上去完美冷酷实际上却偶尔会掉链子的可爱的人。”

“哦哦,不是没错嘛。”

“我哪里掉链子了!哥哥不要顺着七濑桑说话!”

“她写的一织啊,时时刻刻都会关照我,支持我,我出什么问题就会帮我补漏哦!做完还会很酷地来一句‘我也不是专门为您做的,不用感谢我’。”

“这样看来实际上一直掉链子的不是您吗?”

“哎呀,一织不要害羞啦。”

“没有害羞!”

话虽如此,众人却看着一织,各各露出心知肚明的表情。

“陆,等会儿把那篇东西发给我吧。”三月嘿嘿地笑。

“我也很想拜读一下。”跟着是壮五。

“以后再看到这种,不妨直接发给所有人啊。”大和也笑。

“各位……够了……”

“诶,说起来,还有把大和桑写得很变态的故事呢!”

“哈啊?!”

“说是涅墨西斯paro,paro是什么意思?”

“是指这篇故事采用的背景。涅墨西斯paro的Yamato,就是假定Yamato是生活在涅墨西斯世界里的人物,这样展开的故事。”

“Nagi很懂嘛。”

“这么一说,涅墨西斯背景下的大和桑,确实是变态吧。”

“没差啊,和哥平时就很变态。”

“小环你真的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吗?”

“咳咳。”一织看向陆,“虽然我相信七濑桑一个人不足以解开那个站点里站的密码,但谨慎起见我还是要问一下。您没有看里站的内容吧?”

“你这个说法怎么回事啊!!”

“您只要回答是看了还是没看。”

“没、没有啊,试了一下解密码,不成功就放弃了……”

“那就好。”

“你这样一说反倒很在意啊!Nagi等一下帮我解!”

“Riku,不太好吧。这种加密的里站,一般都是18岁以下不可以阅读的内容。”

“诶?!那一织怎么能看!!”

“我不是故意要开的!是不小心进去了才知道的!”

“你看了对吧!”

“只看了一眼!”

“等等,那我为什么不能看!我明明已经有18岁了!”

“你只有生理上满18岁了!”

“那不就行了!”

陆大声地说着,瞬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难道,里面也是……”

“不是。”

一织却非常果断地否定了,并且补充了一句:

“别问了。”

陆低下头,喝起了碗里的汤。三月马上转向大和:

“说起来,大和桑过两天要去北海道了?”

“是啊,圣诞后就去。不到一周时程,Black or White彩排前赶回来。”

“这么赶啊?”

“要拍平原的雪景嘛,之前雪量不够。天气这么冷,更要起不来床了。”大和心领神会,接过话头。

壮五的注意力仍旧在前面的话题上;没有人再提了,自然也不能再问,只有稍稍带着些不解,向一织的方向。

而那一秒钟,他忽然看到一织的眼神也从餐具上抬出来,若有深意地,望向他这一边。

目光相会显然非一织本意。对视一刹那,一织马上把眼神荡了开去。

壮五忽然什么都懂了,心顿时开始狂跳。

“——为什么你会这么贪睡,不是说老年人需要的睡眠会比较少吗?”三月那头,正一边用叉子熟练地叉豌豆,一边轻快地说着。

“老年人会需要早上六点从床上爬起来工作吗?”

“我爷爷还在的时候就会起来做饼皮,我还会帮他的忙。”

“怪不得你不长个啊,小孩子要睡足才可以。”

“没话说就算了不要故意戳别人的痛脚啊!?”

“你要是腿长得像你的痛脚一样长,你个子就很高了。”

“滚啦!!……”

最年长的两位仍旧在毫无营养地例行拌嘴,而传到壮五的耳中,却有些缥缈。他不知所措地低着头,耳根到脖颈都通红,全部注意力只能用来慌张地祈祷没有人看到现在的自己。

 

“今天的收录到此结束,辛苦各位了!”

“辛苦各位老师!”

从深深鞠躬中直起脊背时,壮五也终于呼出了一口长气。

从早晨开始,心中就莫名有一种敲鼓的感觉,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不得了的事。然而节目录制一帆风顺,没有任何波折:多亏三月强大的现场调动,又有大和和Nagi的亮点频射的即兴短剧。壮五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和其它成员一起做配音合唱团,气氛轻松温和。

可是又总觉得哪里有一道熟悉的目光,隐隐地、刺痛地看着他。

到底是哪里呢?壮五不由得四处张望。

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只有还没散去的staff们窃窃私语,声音顺着对流的微风传到他耳边。

“听说今天有人来参观了……”

“……不可能吧?那个人怎么会……”

“怎么不可能,iDOLiSH7的逢……”

“——壮酱?你在干嘛?”

被环出声招呼,壮五还是没能听清staff们的低声私语。赶忙加快了脚步,跟上同伴们,往乐屋一道拿回了包,就朝电梯间过去了。

两厢电梯分别在楼顶和楼底,而摄影棚在大楼中段。电视台是一天每个时间都有人的,这会儿走廊深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昏暗的小空间中站了7个人,顿时显得有些拥挤。有什么人早他们到来,和他们一起在等着电梯。壮五不经意望了一望:看到一位身子挺拔的长者,披着黑色枪驳大衣。

“今天时间还早,去吃夜宵吗?”

“Good idea!拉面吗?”

“让人看到我们这么晚带着未成年人在外面闲逛是不是不太好,还是回去叫外卖……”

壮五已经听不到同伴们说话了。

他的眼睛完全钉在那一边的长者身上:贴合的后领和齐整的暗纹,和一丝不苟的下颌折线。

长者双手扶着手杖,宽边礼帽下露出斑白鬓角。在壮五望过来的时候,他也慢慢地,像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似的,转过了挺直的脖颈。

 

壮五后退了一步。

背后空荡荡的,没有人托住他。

 

“壮五?”

大和已经进了电梯,其它六人都进去了。电梯门为他开着,所有人询问地向他望着。

“……对不起我不舒服要先去洗手间请在车里等我……”

壮五一步步后退着,然后转头逃跑。

绕过了半层楼,又回到了自家的乐屋门口。门牌上的iDOLiSH7名牌还没有换掉,最后一个离开的人没有把门带好,房门只虚虚地掩着。

壮五犹豫了一下,进去了。

有人跟在他后面,脚步轻而稳定。

门被落锁。壮五的指腹擦在裤线上,纤维里浸透了滚烫的汗。

“——好久不见,”他僵硬地回过身来,向着长者的方向,“父亲。”

“好久不见,壮五。”

逢坂壮志摘下了帽子,对壮五露出笑容。

 

“……您今天来电视台是为了……?”

等了好一会儿,壮五才开口。

这段空白的时间里,日光灯兀自在头顶上平静地亮着;父亲一言不发地望着他,甚至笑容中带着些鼓励。自家的儿子,总归是了解的。电话拨过去长久未接时了解,这一刻也了解。壮五说话前,父亲一直安静地等着:像在无声地计着数,看他到底要花上多久,才能整顿自己的心平静。

“也没有别的原因了吧。”

父亲温和地答。

是的,明知故问了。

像逢坂壮志这样的人物出现在电视台的电梯间里,身边甚至没有一名随员,又怎会有别的原因?

“小森先生和椎名小姐没有和您一起……?”

“在车里。”

父亲依旧温言。

“我想跟你说说话,总不至于还要让他们做笔记吧。”

壮五手垂在半空里,不知该如何对答。

“不请我坐吗?这是你们的乐屋吧。”

“对,对不起……”

壮五赶忙将父亲请到沙发边上,又转头用一次性纸杯给父亲倒水。

间中偷偷望了一眼父亲的样子:父亲正仰着斑白的头,抬眼向乐屋四处打量。

虽说iDOLiSH7已有自己的冠名番组,小鸟游事务所却尚未能像Re:vale或TRIGGER一样,在电视台长期租下一间乐屋。只有收录当天,这间屋子会挂上他们的名牌,下一拨艺人进来之前,便会被换掉。正因如此,屋子里只有最低限度的沙发、茶几,空荡荡的化妆台和镜子。桌上的点心盒里是平价的粗纤饼和能量棒,空着一半,尚未及时补充。

“你过得好吗?”

父亲问他。

他却不知父亲的用意,只能犹豫地回答:

“我……我很好。”

“正好前两天你的大学打电话给我,说你缺席超过一年,很难再帮你保留学籍了。我就让他们不要再麻烦,给你办退学了。”

“是吗,……谢谢。”

父亲笑了。

“你不要那么紧张。”

“您知道我为什么紧张。”

“呵呵,也是。我也是花了好几个月才习惯,不是在家里客厅,而是在电视杂志上看见自己的儿子。习惯了之后,也觉得满有意思的。”

“……对不起。”

“前阵子下面一个公司拐弯抹角地向我申请一笔经费,我还想着这么小的金额为什么要递到我这里来。我看了看,才发现是想给你们的赞助。企划案写得还不错,我也就批准了。”

“谢谢。”

壮五双手放在膝盖上,躬身向父亲道谢。

父亲笑了笑。

“他们也是冒着风险来讨好我,我心里清楚。没关系,都是做生意的人,没有人会很幼稚地做事。你也不要害怕了,我不会一个不高兴,就让你们破产的。”

壮五的表情总算舒缓了些,肩膀也稍稍放松下来了。

“说到这个,正好有些事情我向你确认一下。”

父亲向前稍稍倾了身子。

“我看报告书里提到,你们的主要粉丝群体是十到三十岁的女性,近几个月里往三十代和男性的渗透率在不断增加。这一点你们公司有过自己的调研吗?”

壮五小小地吃了一惊,但还是认真作答:

“有的。小鸟游事务所虽然规模不大,但我们的经纪人和……一部分成员有在不断进行调研。针对网络、粉丝俱乐部和合作方的都有。”

“一部分成员?”

“不,我的意思是工作人员……对不起,是我口误了。”

“事务所有多少人?”

“对不起,这方面的数字就不太方便……”

“没关系。我理解。”

“确实雇员不多,也没有太多的资产。相信您也看得出来。”

父亲是谈公务的语气,反而让壮五觉得胸口轻松多了。

“但是有明确的定位和营销计划?”

“是的。”

“周边开发也是针对目标年龄群的?”

“之前主要是这样。不过最近和业界前辈TRIGGER、Re:vale的合作增加,似乎也有考虑向他们的粉丝进行交叉销售。”

父亲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参与到这些策划里?”

“……不,没有,”壮五谨慎地回答,“我……我还是希望专注音乐活动……毕竟那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你刚刚对我说的这些?”

“是我平日的观察。”

父亲仍旧点了点头,对他微笑。

“我了解你。要管理公司,你还缺乏一点儿大气,但是要参与日常运营,你头脑足够清晰,做事也细致,会有不少助益的。但是当然,公司内部职责划分清楚,艺人是艺人,管理者是管理者,也有利于你们的长远发展。”

“……谢谢您的教诲。”

壮五又低下头:

“抱歉我不能为家里出力。”

逢坂壮志没有答话。

壮五再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父亲依旧笑得温煦,带着星点凄凉的味道。而那笑蔓到眼角,也生出更多的皱纹。

屋角有个挂表,秒针滴答地响。

离开家已经十几个月了——壮五心中第一次升起一丝酸涩。

父亲拿起杯子,抿了一口水,又将它放回原位。

“还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想问问你。”

“请讲。”

“你们这个组合,叫做iDOLiSH7,是七个人一起活动的团体。对吗?”

“对……”

“那么为什么,”父亲望着他的眼睛,“你和那个叫四叶环的孩子的双人组合,还要一直保留呢?”

壮五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日光灯嗡地发出刺耳的电流声响。

像一根从虚无中射出的钉子,不由分说也毫无道理地,钉在了壮五的太阳穴上。

“不能解散吗?”

父亲没有等他回答,接下去,平和而诚恳地说。



TBC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