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i7][45/環壮] うす温い吹雪 (九)

“壮——?”

大和拉开门,首先看到的却是体格健硕的陌生男子。壮五在他身后好好地站着,低着头,不说话,让小森挡着大半个身子。

“您是二阶堂先生?”

小森脱帽向他致意,露出刮得干净的鬓角。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叫小森。是逢坂……”

小森话说了半句即止,让出后面的壮五。

“不好意思。少爷,您可以自己走吗?”

镜片后面的眼睛,在听到“少爷”的称呼时尖锐了。大和马上伸出手,把壮五往屋里扯。壮五被他抓到了胳膊,往前踉跄了一步,才终于回过神似的,茫然地摇了摇头。

“谢谢你,小森先生。请你……回去吧。”

小森无言地鞠了躬,连大和一起致意。

“麻烦二阶堂先生照看好他。”

 

壮五在沙发上坐下了,大和才看见他皱得不成样子的衬衣领,仿佛刚刚经过剧烈的打斗。

“水还是温酒?”

壮五没有回答,整个人呆若木鸡。

“算了,你喝热牛奶吧。”

大和托着牛奶杯回来了,壮五仍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他右手抓在左手手肘,几分钟过去,一动不动。

为陆而布置的加湿器仍旧开着,在沙发旁边的小几上,喷出一口口温润的烟。

又过了一会儿,壮五才迟钝地动了动脖颈,猛然醒觉似的,看见面前原本滚烫的牛奶,已经悄然变得温吞。

“……谢谢。”

大和摆了摆手,人仰在沙发里。

“他们都出去了。”

“去哪里……?”

“环说要回福利院去看看,陆也要一起。最后大家都一块去了。”

“那大和先生……”

“奉命留守啊。”大和手指托在啤酒罐底下,“这样你回来的时候,家里有人。”

壮五低着头,把牛奶捧进手里。

冰凉的皮肤瑟缩着,隔着玻璃,艰难地汲取热量。

“谢谢……”

“不客气。”

“如果您还有别的事的话,不用管……”

“事到如今,就别说这个了。”大和咬着易拉罐,眼神从眼镜下溜过来,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先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壮五手放在膝盖上,低下头去。

“……对不起。”

屋子里初步地打扫过了。早上出门前散落在各处的糖纸和包装袋,已经堆叠到了垃圾桶里。

客厅的灯没有开,时间还没有到中午。四下安静得如落雪,只有电器最低功率运转的轻微的响声。

“你去吗?”

大和把空罐丢在桌上。

壮五怔怔地,从凝滞中抬起头。

“去……去哪儿?”

“其实他们走的时候跟我说,等到你回来,就带你一起去。”

壮五抬起头,和大和望向同一面客厅的白墙,深深地呼吸。

墙上悬着挂钟;表针均匀地走。

不再忽快忽慢了,世界也不再扭曲了。

毋宁说世界从来不曾扭曲;世界本就如此,腥膻而残忍。

壮五站起身子,发现眼睛后面那一股流泪的冲动,竟然已在不觉时消失殆尽。

 

下楼的时候,他们迎面遇见了纺。

她急匆匆地跑着上楼,额边都出了细汗。看见壮五和大和的时候,她明显地怔了一怔。

她是开事务所的保姆车来的,这下子便直接开着,送他们过去了。

气温太低,有些融化的雪结成冰了。车里开着足量的暖气,她挽起袖子,双手都在方向盘上,紧紧地握着。仿佛车子打滑,失去控制的时候,她时刻准备着用全身的力气扑上去稳住。

沉默地一路过去,一直开到院子里。

面前就是供孩子们游戏的庭院,这会儿让雪盖满了。壮五跳下车的时候,被眼前一片雪白晃得眼花。

环就在那一头,带着孩子们嬉笑追逃,在积雪之上。

有男孩子脚下一滑;还没倒到地上,就被环接住了,稳住了身形,继续没顾忌地奔跑。跑了没两步,又撞到Nagi,笑着从地上抓一把雪,朝他丢过去。

在夏天一蹶不振的北欧大男孩,到了冬季,仿佛鲜活的灵魂被洗干净,重新注入身体。孩子们之间的雪仗乱斗渐渐分成了环和Nagi带领的两队,吆五喝六,有模有样地拉锯起来。

陆远远地坐在回廊边上,开心地大笑鼓掌。他整个人裹得严实,没有几分皮肤露在外面,口罩和不起毛的机织帽中间,还蒙着一副硕大的眼镜。和泉兄弟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这样寒风要到陆那边去,首先要经过他们俩的守卫。陆动得厉害,一织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帮他整理身下的坐垫。

是三月首先看见了大和和壮五,朝他们招手。

他们于是沿着扫过雪的路径,后面跟着纺,慢慢走来。

 

“经纪人也来了。”

三月越过成员们,向纺招呼。

纺点了点头,向大家鞠躬:

“我……来向大家谢罪。本来是去宿舍的,知道大家都在这里,就过来了。”

廊下坐着的人纷纷偏过头望着她;壮五和大和也向她转过来。

“我早上接到百先生的联络,”她眼睛红红的,“百先生说,今早去电视台参加了新年第一次工作会,会上有赞助商的联络人在场,向几个热播节目的MC传达了一条要求。今后同IDOLiSH7一起的节目里,希望淡化MEZZO”的存在感。最好连名字都不要再提。”

众人的反应出奇地平静。

不如说早已预料着更坏的,这个消息已经造不成什么冲击。

“百先生十分惊讶,他听赞助商说,事情早就决定了,去年年底开始,已经传达给一部分MC知道。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事务所主动改变方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对不起,我……”

大和轻轻搂了搂她的肩膀。

她努力把头低着,也掩盖不了抽噎的声音。

“逢坂前辈,——”一织站起来。

“是我父亲做的。”

壮五说。

“……那么,”一织轻轻推开陆紧张地扯着他袖子的手,“以您对您父亲的了解,我们还有什么回旋的方法呢?”

壮五微微笑了笑。

他抬手摸了摸脖颈;围巾没有带出来,那里空荡荡的。皮肤上没有痕迹,只有一道留在了心上的勒痕。

“到底为什么,”陆犹豫地,悲伤地说着,“你爸爸他……见过环吗?不喜欢他吗?为什么要……”

壮五摇摇头。

“顶撞父亲的是我。环君只是……他太温柔了,所以……受到我的牵连。”

“所以四叶同学早就知道这件事?”

“一织!”

“对不起,我问得直接,但是这很重要。我难以想象他为什么会答应接受这些,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就这样吞声忍气……”

“因为……”

壮五低垂下眼睛。

风扰动房檐上的浮雪,三两片落下来,掉在他睫毛上。

环君有多好,怎么会有人看不到呢?

 

“因为他喜欢我啊。”

 

没有人再说话了。

只有远处互相丢着雪球的孩子们,还在遥远地吵闹。

Nagi本在听不到他们交谈的距离,却在这时候突然站定,拍了拍手。

孩子们疑惑地停了动作,看着这个古怪的外国人又要耍些什么。

“诸位绅士淑女,请听我的提问。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叫做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

Nagi高声说。

有啊有啊!孩子们乱七八糟地喊。图书室有这个绘本。

“太好了。博学的孩子们,理应受到嘉奖。”

Nagi掀开衣襟,竟然就掏出了一支笛子。他拿着笛子,在手里挽了个花,随即凑近唇边,吹起一串清亮的音阶。

孩子们愣愣地看着,看得呆了。

Nagi对他们眨着眼睛,金色的发梢上拢了星点的浮雪,舞动悄然的光。

孩子们很快心领神会,跟着笛声的节奏摇摆起身体。

Nagi抬起脚,孩子们也便自然而然地跟着他迈开步子,排成队列,朝庭院的另一头走。

他们走后,雪地空荡荡的,遍是坑谷。

只剩一个孤零零的环,两手空空,抓起来的雪都化了,指尖湿润而通红。

 

那指尖有多冷呢?

大概难以想象吧。

隔着十数米距离,壮五远远地望着他的模样。

环仍旧是那幅样子,高大却站不挺直,脸上不是时时带笑,却时常露出困惑的样子,让人生不出距离感。

环的心里,或许一直期待着自己对他说些什么吧?

不,不是或许。环一定期待着,自己能够开口说些什么吧。

壮五迈进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迈过坑谷,朝他走去。

鞋底将雪细细地碾碎,踏实,让它变得坚硬。

像在日复一日的按弦练习中越长越厚的指茧,像剜出伤口,滴过血,而后结痂的曾经柔软的心。

 

“环君。”

“哦。”

环傻傻地应了一句。

“像你说的那样……”

腥甜冲上喉口;壮五拼命地向下咽。

“……MEZZO"解散吧。”

环没有回答。

宁静安详的天地间,有不知来由的暴雪在耳边嘶吼。

伸出的手落下了,语言都冻结了。旅伴教狂风推搡着,渐行渐远,脚下的路轰然塌掉,齑粉四散。

壮五眼睁睁地看着环眼中的那一点光芒——在他走过来时,曾有一瞬间,挣扎着,燃烧着微弱的希望亮起。

而在他阖上嘴唇时,那光也终于染上了失望的黑,终归于沉寂去了。

  




娱乐>偶像团体>主题:MEZZO”解散了?

 

0>匿名 一个月都没一起活动了,团活倒还正常,但是上冠番两人都不对话的

大家探讨一下是什么情况

1>匿名 探讨个鬼,楼主去死

2>匿名 不想诅咒别人,所以请楼主闭嘴申删吧

3>匿名 一个月没一起怎么了?本来就没人规定unit非要频繁活动,大团还好好的不就行了?楼主积点口德

4>楼主 至于吗我随口一问就变成这样??谁没口德了?我一个好感路人不知道发生了点啥还不能问问了??

5>匿名 行了行了,都别激动,3L说得没错,继续观望吧

之前不还网曝两个人被粉撞见去拍大头贴吗,卖私交好卖了这么久没道理突然就拆伙

就是楼主标题起得讨厌了点

6>匿名 unit确实不是非要频繁活动,但是unit也不是非要存在吧

7>匿名 这楼怎么这么多黑,滚出去好吗

8>匿名 >7 我是6L,请问一下怎么黑了?我初单起就是大团粉了,实话实说不对吗

9>匿名 >8 你大团粉怎么可能懂她们MZ厨的小心肝,她们特别容易相信爱情,他们两个爱豆同框一秒他们就刷得满推都是相信爱情

10>匿名 MZ厨就是戏多,我织跟陆出完一首unit歌就没后续了我也从来没说什么

11>匿名 赞歌组3P厨路过

12>匿名 >11 抓住赞歌厨,天陆双子这个谣言你怎么看

13>楼主 这就歪楼了……

14>匿名 因为主题没什么好聊的

15>匿名 哎,我也觉得一个月没活动也不算什么

可是我真的好怕,上礼拜音番,本来陆陆说了MZ工作晚的时候会一起吃饭,MC愣是不接话,直接换了话题……一般都会多问两句的吧,多好的service机会……

16>匿名 >15………………

你这么一说……

17>匿名 没准是事务所不想卖了吧

18>匿名 >17 这不跟拆伙是一个意思吗……

19>匿名 我也想起来,上次广播里也是这个情况,话题还是三月自己掐断的……

20>匿名 ……细思恐极,你们别说了……

21>匿名 很好,解散live什么时候开

22>匿名 >21 厨都还没说话,关你什么事

敢不敢约个地铁口,出来我打不死你

23>匿名 你们MZ厨怎么搞的,作为路人观感好差

24>匿名 讲真,我刚把最近一个月的杂志翻出来,真的,两个人对谈里都没对上话啊……

25>匿名 >24 醒醒吧,他俩对谈从来都是错频的

26>匿名 >24 如果是这个月的杂志,取材时间要更早吧

27>匿名 >26 那只能说明从更早的时间就……

28>匿名 说好的两人一起出写真呢,我等了半年了……去年年底fanclub活动我缠了staff一个小时,人家还告诉我,说该有的东西都会有的……我团什么时候涮过粉……

29>匿名 我怎么突然好想哭

30>匿名 抱抱楼上,我也……

31>匿名 都振作一点,后天握手会谁去

32>匿名 >31 我去,可是去又怎么样,怎么可能有人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33>匿名 >32 你要相信去了你就会重新相信爱情

34>匿名 >33 谢谢。你说得对

 

167> 匿名 一个月二十九天打卡

168> 匿名 今天MEZZO”同框了吗?没有

169> 匿名 ……我都心疼你们了

170> 匿名 看来解散live也不打算开了,无声自然消灭吧,很多女团不都是这样

171> 匿名 电视剧不是还要出SP吗?主题歌怎么也会再唱一唱吧……

172> 匿名 >171 你给了我生的希望

173> 匿名 >172 我自己也就剩这点儿念想了

174> 匿名 快出个新单吧,我马上闭嘴买十张……

175> 匿名 大团不是刚出了二专吗

176> 匿名 >175 大团是大团呀,MZ是MZ……别喷我我是团担,但是署名MEZZO”的单曲,意义就是不一样吧……

177> 匿名 >176 哎,懂你意思……怎么搞的我又想哭了

178> 匿名 我已经哭不出来了……

 

230> 匿名 出了出了情报出了!!!!下周的音番要唱恋欠片啦!!!!!!!!!

231> 匿名 真的假的?!?!!!!!!!!!!!!!!!!!!!!!!??????

232> 匿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33> 匿名 看你们发疯我竟然觉得有点安心……

234> 匿名 呜呜呜呜我感觉我半颗心都已经进了坟墓了感谢天主感谢佛祖感谢八百万神明,我去神社许的愿起效了……

235> 匿名 呜呜呜今晚买酒约几个朋友一起喝

236> 匿名 好想和这楼里的同担们一起喝一杯,太苦了……

237> 匿名 是啊,什么解散,怎么可能会解散呢……

238> 匿名 呵呵,你们看出演表了吗

239> 匿名 楼上什么意思

240> 匿名 ………

241> 匿名………………………………

242> 匿名 怎么了,我刷不开官网,你们不要吓我……

243> 匿名 再见,我出楼了,不会再回来了

244> 匿名 到底怎么了谁能告诉我???????不是MEZZO"的恋欠片吗?????

245> 匿名 

预定曲目/《恋爱碎片》

出演者/ 逢坂壮五 四叶环(IDOLiSH7)




TBC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