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i7][45/環壮] うす温い吹雪(十二)

“站住!”环大喊着,“小壮!站住!”

壮五没有回头,没有减速。短靴砰砰砰砰跑着,他不管不顾地跑着,一路上惹了好些人侧目,他也没法再顾及地跑着——他一直冲进了乐屋的门,回身落锁。

“啊,——”

壮五低低地惊叫。环在最后一秒,把自己的手臂挤进门缝。

“环君,拿开。”

“不要!”

“会受伤的!”

“你把门打开!”

“别任性了!”

“谁在任性啊!”

环的声音太大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壮五,沉默地停滞了动作,向后倒退,任由环撞进了门,再咚地关上。

“小壮。”

环一步步地逼过来了。

壮五已经退到了墙边,抓着自己的手臂,别着头。仿佛有透明的力量按着他的脖颈,让他拒绝看向环的方向。

“你哭什么?”

壮五仍旧固执地偏着头,也拒绝回答环的问题。

“——你——你也痛吗?”

环攥起拳头,顶着心口。

奔跑中泪刚刚干了少许,这会儿又向眼眶中翻涌上来。

“小壮,你……你和我一样痛吗?”

壮五低下了头,拼命地摇着: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你也痛的话,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天花板上垂下的彩条挂饰在白光下瑟缩颤动,和着不顺畅的呼吸节奏。

壮五依旧不回答,只死命地摇头。

“说话啊!”环大声吼起来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环君。”壮五声音发抖,“声音小一点……”

“我小声一点你根本不会回答我!”

“不,你大声喊我也不会回答你的。“

壮五的声音中甚至有一丝乞怜:

“事情已经过去了,环君。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

“没有过去!你现在还在哭!”

“对不起,我不该哭的……我不会再哭了……”

“你根本就不想解散吧?”

“环君,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你到底想不想解散!”

“我告诉你了没有意义!”

壮五的声音突然也大了起来。

“不管我怎么想,都没有意义!我怎么想,你真的不明白吗!?什么事都要我告诉你你才知道吗?!”

 

环傻呆呆地愣住了。

壮五终于肯用正脸对他:眼中有一团微弱而炽烈的怒火,嘴唇颤抖得扭曲了声线,眼妆弄花了,几道斑斓黑迹污了从来都干净大方的脸。他双手握拳,却剧烈地抖着。

“我……我以为不做MEZZO”,就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环语无伦次地吐出零碎的语句。

“我……我不知道……我们说好的吧?你想哭的时候,我会替你的……可是你不再让我替你哭了……你哭的时候,还不许我问……我,我……我以为不和我一起,你爸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你就能开心了……”

环的鼻子和口里都是酸的,像含了一颗熟透的青梅,眼泪扑簌扑簌地落。

“……环君,”壮五的肩膀软下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说过的,你已经很好了……”

“我努力了,很努力了,”环傻傻地哭着,“我叫自己不要再喜欢你了,可是我失败了……”

壮五低着头。

玻璃杯里的柠檬沉到了水底,表面的气泡一个接一个消失殆尽。

“小壮,你……你喜欢我吗?”

壮五沉默了一会儿,哆嗦着,轻轻地说:

“对不起,环君……”

环忽然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却被他坚决地推开了。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有些话,我永远都不会回答你了。”

壮五绕过环,抬脚向外走。

环伸手去拦他,却被坚决地推开。

“对不起。”

壮五仰起头,看着环的眼睛,重复了一句。

环使劲抽着鼻子,在矇眬模糊的视野里,看见壮五浑浊而坚定的眼神。

那眼神令他一瞬时畏缩了。壮五便径直越过了他,朝门跑了过去。

 

拉开门把手时,看到外面站着的满满当当的人,壮五愣了一下。不止是IDOLiSH7的同伴们,还有Re:vale的千和百站在最前面,直对着他一塌糊涂的面容。

而壮五没再犹豫,以平时绝不会容许的失礼姿态,硬邦邦地鞠了躬,道了声抱歉,从二人的中间挤了出去。

千和百让过了他,却径直向乐屋走去。他们一左一右架着环的胳膊,把终于回过神、追出来的环推回了屋里。

 

“我猜你肯定不喜欢蔬菜汁,这个是芒果的。还是说你更喜欢桃子苹果?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分你一瓶。”

百不由分说地按他在沙发上,从旁边的冰箱里掏出黄澄澄的瓶子。环不讲话,眼睛里没再流泪了,但是红得吓人,身上回来了一股倔强的力气,又要跟着壮五往外冲。百不得不使出浑身力气,压在他上头。

“喂喂,别冲动啦。你追上去又怎样?他已经没地方去了,你还逼他,让他怎么办?”

环的身体僵住,随后渐渐放松了力气。

过了一会儿,百放开了他。环瘫倒在沙发里,不再挣扎。

“喏。”

方才袖手看着两人身体对抗的千,拿了卸妆巾和毛巾过来。

环接过来了,整个掩住脸。泪流得太多,脸上早就脏成一片。

迸发的情感稍稍降温,收拾剩下的狼藉,是令人厌烦的工作。环让脸埋在湿毛巾里,囫囵莽撞地抹。千和百便在旁边看着他,静静地等待。

“我……到底该怎么办?”

环在毛巾里开口说话,声音也是闷的。

“没有人能替你回答你该做什么,”千站在他面前,“但你至少该知道自己不该做什么。”

“不该做什么?”

“不该在他不想回答的时候,非要逼问他。像他说的一样,他不告诉你,你就不知道吗?你们做搭档,连这点程度都达不到吗?”

“喂,Yuki。”

“我知道。话说得重了。可是他明白我的意思。别看他只有17岁,他可比我17岁的时候明白多了。”

环没有回答,仍旧拿毛巾遮着脸。

“傻孩子。”百笑了笑,“对不起呀,Yuki也不是要指责你。”

环挥开他的手。“不要摸我的头。“

“让前辈撒个娇嘛。”

“你摸我的头算是撒娇啊?”

“算啊。”

环默不作声了。百便真的揉起了环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待会儿还要上台呢……”

环把毛巾扔到一边,小声咕哝。

“就说你很厉害嘛。都这么难过了,还想着要上台。”

“不上台的话,会给小壮添麻烦,会给大家添麻烦。我不想那样。”

环低着头,声音几乎可怜。

“我知道他也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是我对他说MEZZO”解散吧,然后他答应了。我不想让他觉得难过。可是好像不管我怎么做,他都觉得难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百抚摸环头发的手指变得轻柔起来。

“这么喜欢他?”

“嗯。”

百于是没再问下去了。

千也安静地站着,不再多说什么。两个人一起,低头望着痛苦而迷茫的少年。

一方斗室正中,一时只有冷柜的轻微电流声。

“你们一直在这里,没关系吗?“

“有。”千回答,“但是我很任性,又会耍大牌。我让工作人员等着我们。”

环被他逗得破涕为笑。

“还是做任性的人好。”

“是吗?”

千对着他,蹲了下来。

“确实很不错。任性的人,不是不知道别人怎么想,而是知道了也不用在意。为了自己舒心,可以假装听不到别人的痛苦。是挺轻松的。你我都是任性的人,所以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环有些懵懂。

“我……我不明白。我没有假装听不到……”

“他向你求助过吗?”千的眼睛从正对面望过来,直直望进环的眼睛,“他向你求救过吗?”

 

环眼睛睁得很大,是他听不懂别人讲话时常会有的样子。

千的眼神中没有苛责的意思。那甚至称不上是一句问话,显然千早就知道他会如何回答。

环的舌头后面,有什么东西酸苦地荡开了。像飞机起飞前巨大的引擎声,掺了些紧张和恐惧的颠簸颤动。脑中一片空白,耳畔剧烈轰鸣。

他想起那个晚上了。

是个平平无奇的晚上。他在自己的房间睡到半夜,爬起来上厕所。从房间里的小夜灯开始,他一路开灯过去,走廊,盥洗台,直到他回到床上,这些灯都会亮着。回来的时候,他看到客厅的窗帘没有拉;壮五站在那里,身上有微亮的月光。

壮五背着窗,面着黑暗,脸在阴影里,只有头发上渡了银辉。那是一层虚浮的、冷清的亮光。

壮五注意到有人出来了,抬着一只手,像是在这深夜当中,做个无声的招呼,也像是要道歉,要解释,要对方不要介意他黑着灯一个人站在这里。可是看出了来人是环,那只手便悬在那儿,一动不动。

孤零零的手僵了好一会儿,在寂静无声中放了下去。

环的心里也有什么东西,跟着沉甸甸向下一坠。一股莫名的愤怒在心里升起来;有一点报复的意思,环啪地回手,关掉了身后的走廊灯。

反正小壮不需要灯。不开灯也不会害怕。

壮五依旧沉默着。微光骤然消失,他的形状更加模糊。

环后悔了,或许是因为周遭渐渐浓起来的黑夜,或许是因为那指甲盖大小毫无正当性的报复。他扭转身,头也不回地逃回房间,重重地关上门。他在屋子正中的地毯上站了一会儿,把夜灯又拧亮了一个档,扑回床上,把国王布丁紧紧地搂着。国王布丁和他自己,都蜷成发皱的一团。

他抬起又放下的手,就是求助吗?

是求救吗?

 

“你是善良的孩子,你心很好,知道谁对你好。你不会想故意伤害别人,尤其是对你好的人。”

百不知何时也转到了他面前,和千一起,定定地看着环。

“可是不明白别人的痛苦,就一定会伤害到别人。不,不止是痛苦。如果你不想让别人难过,那么他的喜悦、悲伤、希望与失望,你都必须要试着明白。”

环呆呆地坐着,坐了很久。

久得半空中悬吊的桃红与莹绿的彩条转过来又转过去,反复飘摇。

“我……”

真的很久过去,他才嗫喏着开口。

“要怎么才能明白?”

“真的想知道?”

“嗯。”

“可没那么容易哦。”

“嗯。可是,我想知道。”

百笑了笑,从包里翻出手机。

“你知道你和壮五今天为什么会唱这首歌吗?”

环愣愣地点了点头:

“因为有很多人投票,想让我们唱。”

“为什么想让你们唱?”

“因为……喜欢我们?”

“有多喜欢?”

“那我怎么会知道啊?”

百眨了眨眼,解锁手机屏幕,手指快速地操作了几下。

“给你留个作业。晚上回去了,打开RC,读一下吧。”

 

环回录音室的时候,壮五早就在那儿了。

他在靠近角落的地方,倚着墙,身边没有别人,一个人抱着手臂。除了脸更苍白了一点儿,任何狼狈失态的痕迹都已经抹去了。几个月前合身剪裁的袖管,这一刻有些空荡荡。

环往前迈了两步,停下了,又继续走。

壮五没看着他,他也到底不敢走回他身边去。他靠着另一面墙坐下,距离不远不近。

没有人叫他,他就一直在原地等着。音乐声也没了,工作人员走来走去。乐和大和站在远处,低声交谈着什么。环的眼睛要找个降落的去处,便一直看着他们。可是看了半晌,却什么都没看见。

陆进来了,低低地叫了一声。

“啊,——环,在这里啊。”

环慢慢地转过头。

“陆陆。在找我吗?”

“也没有,”陆挠挠头,“仪器故障,什么也做不了……大家回乐屋去了,在那里等通知。”

环点了点头。

陆绝不习惯应付这样的气氛。他绞着手指头,等着环问他来这里做什么,环却一直没有问。他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儿,最终在环身边坐下了。

陆看起来比他要局促多了,一会儿抱着膝盖,一会儿伸直了腿,一会儿又伸手去抓自己的脚尖。环转转眼珠,正好看到他偷偷地朝自己望过来。眼神一碰,陆的目光慌慌张张地闪烁了,转回来僵硬地朝着前面。

环仍旧什么都没说。

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看到白手套的尖端,有冒出来的短小的线头。他用左手去捏右手的线头,拽了拽,拽不动。下一秒,他笑起来了,好像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挺傻。

他摘了手套,手指尖伸在空中,轻轻地点了点,像触碰花蕊那样轻——然后——开始唱歌。

 

——只要能与你交换笑容

怎样的今天 我都能改变

 

环朝他看过来。

陆唱得很轻,也很清,没有话筒,也没有音乐,单单薄薄的。早些时候,在宿舍里,这首《RESTARTPOiNTER》,本是随随便便就会有人唱起来的曲目。两个人一起挤在厨房里洗碗时会唱,泡澡时也有人会唱。有人唱着它给阳台的多肉植物浇水,有人唱着它,甩着书包出门。有人唱着它,从屋子这头奔跑到那头。

可是从环和壮五出事以来,屋子里的歌声急遽地减少。虽然依旧时常会被唱到,在电台,番组,演唱会,甚至今天的歌单里也有。可是很奇怪地,这一种唱和那一种唱,中间仿佛差着一点微妙的什么。旋律和歌词都完全一样,却仿佛根本不是同一首歌了。

又和环目光相遇的时候,陆眨了眨眼睛。

 

——再来做个新的梦吧

Step on dream 一起来吧

 

Solo的几句过去,陆也没有停顿。

 

我还看不清晰

是什么在那里

心里祈愿着想了解看看

那天起就一直

心跳在胸口摇曳

鼓劲声一般

 

有点害怕 想要大喊

但是再怎样 这一步都会跨出来

飞跃而上吧 Glide

真切的旋律 

回响不断

 

那是你该面对的同伴吧

你为什么扭着头不看他呀

决定了的话 就坚持到底吧

去赌上你的一切吧

 

不知不觉间,声音大起来了。

陆喜欢唱歌,唱的时候,自己是最幸福的样子,让人看着,也是最幸福的样子。他会闭上眼睛,双手叠起来在胸口,像只有童话里毫无瑕疵的女主人公才会做的祈祷动作。在场内的两个staff也站着听了起来,冲陆比双手拇指。陆看见了,一边唱,一边冲着他们笑。

 

Fly high 所以我一直相信

随心所想 奔驰冲撞

几次都没关系 回到原点

刻画在胸口的不悔决意

 

只要能同你交换笑容

怎样的今天 我都能跨越

再来做个全新的梦吧

Step on dream

一起来呀

 

两个staff在原地摇晃了好一会儿,才恍然想起是有事要做的,互相推搡着走开。

壮五也在听着吧?

环不能确定。壮五的身形轮廓始终在他视野的一角。不知是否错觉,那凝固的形状仿佛在轻微颤抖;他咬着嘴唇,让苍白的面容上现出了一分血色。

 

一直都在心烦 视野也被遮蔽

日子总过得磕磕绊绊

可是不经意邂逅了

细小的幸福

我们努力让彼此明白

 

这样的那样的 紧握着不让步的

每个人的坚持一定都不一样吧

但我们不迷惘 jump

身上感到的疼痛

都不值一提啊

 

一个人无法实现啊

这份心愿 是时候了吧

把它画出确定的形状

向着远方出发吧

Make my stage

 

Turn up 在我心中深处

始终有些纠缠不断的思念

想要告诉你啊 都满溢出来啦

层层交叠的 colorful voice

 

“陆陆。”

环捅着他的胳膊。

 

当你犹豫不前的时候

就由我给你勇气 感觉到吧——

 

“陆陆!”

“……诶,诶?”

环在他耳边嚷起来,陆才终于停下。

“别唱啦。”

“啊?”

“你再唱,我又要哭了。”

陆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环站起来了。

“小壮,——”

他朝着壮五的方向,放声大喊:

“对不起——!”

壮五睁大了眼睛。瞳孔里映出环瘦长结实的个子,带着一点不熟练的笨拙,但是果决地,向前弯折了下去。

如果他这一刻能够抬头看着壮五,他会发现他方才感受到的一切都不是错觉。壮五的身形确定地颤抖着,嘴角紧绷,一句话都没有说——随后眼睛也像要掩饰什么似的,紧紧地闭上了。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