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dol

[i7][45/環壮]うす温い吹雪(二)

自:逢坂 壮五

九条先生:晚上好。

上次同您联系,一晃已数周过去。送去乐屋的甜点,不知是否有哪种合您口味?如您不弃,我希望能有机会再次帮您购置。当然,也会同之前一样,备出八乙女先生、十先生的份,以粉丝的名义送达。希望不会给您造成任何困扰。

逢坂壮五 敬上

 

自:九条 天

逢坂先生,晚上好。

 

自:九条 天

妄自猜测,你最关心的事,恐怕还是有没有理的消息。抱歉回答,暂时没有。

 

自:九条 天

事实上,我养父九条先生长年在外,两三个月不同我联络,也是常事。过去我也曾随父亲游访各国,受他恩惠,接受各地名家指导,想来理也应是如此。如有消息,我会酌情告知。

 

自:九条 天

至于甜点,不劳烦你再准备了。就算隐去你与IDOLiSH7的名义,万一让我们的经纪人知道了,难免要去责备电视台的安保人员。

 

自:九条 天

顺便一提,黑加仑提子戚风最好吃。

 

自:九条 天

又:请你说话不必客气到这个地步,我回复起来也觉得很累。环的心情,我多少也能理解。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次次繁文重谢。

 

 

想必您能理解,因为您也有弟弟吧。

壮五叹了口气,当然不会说出这句话。女化妆师在身后叩门了,他赶忙道了失礼,结束RC对话,起身向她致意。

和天联络的事,必须要告诉环了。

可是近日的日程过分紧张:休日里环要去学校,工作的间隙里总有无关人士在场;回到宿舍,又都将近深夜,怕环生出什么情绪影响睡眠,壮五便想着,明天也罢了。而明天又是一样的紧张。几分钟开口的机会而已,竟硬是找不出来。

今天也是一样。开机前二十分钟,环才一路狂奔着,气喘吁吁地冲进乐屋来了。三下五除二换了制服,摔进化妆椅,化妆师手里已经拿起刷子。壮五替环道了个歉,弯下身,把环扣错的扣子一个个重新解开。

“化妆的时候我帮你过一遍节目流程,你听着就好。”

“我都知道的啦。”

“是吗?那由你来给我讲一遍。”

环皱了皱鼻子。

“还是你来。”

壮五在他旁边的圆凳上坐下,膝上摊着一叠打印纸。

他抬眼偷偷瞄了瞄女化妆师:她刚走到房间另一头,低着头在包里悉悉索索地翻找着什么。

壮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其实,我这几天有和九……”

“啊——!对,对不起!”

化妆师脚下踢倒了一个饼干筒,铝制的圆柱骨碌碌撞上了壮五的脚踝。

“逢坂先生、没事吧?”

壮五蹲下去,制止了她冲出门叫医务人员的打算。没有时间再修补妆容了;生理性的眼泪还没涌上眶边,已经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各位晚上好,这里是Music & Drama,我是你们心爱的MC上田有知。刚刚的一曲《恋爱碎片》,大家觉得如何呢?下面我们就要请上这首歌的演唱者,MEZZO”的两位。有请!”

“晚上好,我是逢坂壮五。”

“我是四叶环。”

“两位来我们节目是第一次吧?”

“是的。现在紧张得要失声了。”

“什么失声,不至于吧。”

“虽说是不至于……”

“小壮是在开玩笑吗?”

“怎,怎么,不好笑吗?”

“好笑好笑,很好笑的。我笑给你看,呵呵,哈哈哈。”

“呜……”

观众阵中一阵哄笑。

“哈哈哈,今天的MEZZO”也是恩恩爱爱啊。”

“过奖过奖。”

“过奖是要表达什么啊四叶君?”上田MC也是被环逗笑了,清了清嗓子拉回话题,“刚刚演唱的《恋爱碎片》,是MEZZO”第二张unit单曲。”

“嗯。”

“第一张《miss you》走的是相对悲情的路线,而这一曲《恋爱碎片》,在风格和内容上变化都比较大。不知两位最开始拿到新歌的时候,有什么感想呢?四叶君?”

“唔……觉得很奇怪。”

“奇怪吗?”

“不奇怪吗?”环搔搔头,“拿到之前,听人说是很甜蜜的歌,看到之后又觉得,呃,好像又不完全是。我说不好。”他用胳膊肘顶了顶壮五,“小壮来说?”

“我明白环君的意思。”壮五点点头,“这首歌总能让人感觉到歌里两人恋爱并非一帆风顺。他们并非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对对方的感觉,似乎是相伴很久、一起经历了很多事之后,才终于发现对方对自己而言的意义。所以,情感上会有种积郁许久的爆发感。”

“噢!说得对,不愧是小壮。”

环毫不掩饰惊叹之意。

 “说到这里,这首歌也是之前我们共同主演的电视剧的主题曲哦。同样是一个充满了爱、纠结和矛盾的故事,要是各位还没看过的话,现在可以买到DVD了。”

“这是传说中的番组宣传吗?”环看着壮五。

“环君,这种话不要说出来……”

“噢。对不起。”

上田MC哈哈一笑。

“我还是第一次跟你们两位聊天,真是名不虚传啊。”

“开心吗?”

“非常开心。”

“开心就好。”

环打个响指。

“说起来,这次也是MEZZO”的两位第一次出演连续剧。”上田顺畅地继续,“拍戏过程中,觉得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和小壮吵架的那里。”

“哦——”上田意味深长。

观众阵中也发出意味深长的“哦——”。

“那里确实很难,精神压力很大,”壮五说,“环君嘴里说的台词,但我觉得他好像真的在责怪我一样……”

“我还觉得你真的在对我发脾气咧?超可怕的。”

“请各位观众一定不要错过剧中的这个场景。”上田笑,“那么,什么地方是最得心应手的?”

“唔……让我说的话,是街头表演小杂技的那里吧。导演大叔都表扬我了,说我表现得超自然。”

“环君饰演的角色是一个流浪的拳击手,所以会有这样的街头表演。”上田贴心地为观众奉上背景说明。

“我从小在福利院嘛,本来会上街演些小玩意儿。超简单的。”

“确实呢。MEZZO"的各位粉丝想必很熟悉了,四叶君成为偶像的初衷,就是为了寻找福利院时期失散的妹妹,真是负责而有担当的男人啊。说到这个,最近有妹妹的消息吗?”

环摸了摸下巴。

壮五的心中猛地咯噔。

 

环从不忌讳自己的出身,面对提问都诚实回答,业界都知如此,所以许多节目的聊天环节,MC都会有意无意提到。网路上始终有人攻击环炒作卖惨,陆和三月为此曾经愤愤不平好一阵子。而环本人一直不以为然——“只要理能看到我,管他们怎么说?”

如今理已经出现,与环相认;旁人却毫不知情。

理的去向、九条这个姓氏、同天的关系,无论如何,都不该公之于众。早该想到的,早该在事前通过经纪人交涉,将这类话题列入NG的。可是现在呢,骤然提到——环会意识到这是不该说的话题吗?该怎么蒙混过去?就算节目事后可以剪辑,只要有工作人员和观众听到,又怎么可能替换他们的记忆?

壮五想着要赶快插进来带走话题,却又恨舌头从不像三月那样灵敏。一个犹豫,环已经开口了:

“我相信她过得很好,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看着我吧。我只想做好我的工作,这样她也会开心了。”

上田发出赞叹。

而壮五则完全无法掩饰脸上的惊愕。

 

“环君,刚刚好危险……”

“怎么啦?”环换了自己的运动鞋,扶着门提鞋跟。

“上田先生提到理的时候啊。怪我没有事先考虑周全,直到他说起,我才想到这个话题不能照实回答……”

“织织有教我。”

“咦?”

“织织告诉我的。如果有人问我理的事,我就按他说的回答。他按着我背了好多遍,还要我默写,”环搔着头,“没想到真的会用上。”

壮五睁大了眼睛。

“一织君……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那天,”环说,“刚见到理的那天晚上。”

壮五不说话了。

不愧是一织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想不到呢?

在这一刻,他彻底想不起找到理的那天正是父亲打来电话的那一天,想不起他一整个晚上的心神不宁辗转反侧。只在这一刻反复后悔着,明明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大学都上过一半,处事却远不如团里的高中生可靠。

他一边心里胡乱地自责,一边和环并肩出来。一转头看到走廊尽头,影影绰绰的——像有个熟悉的人。

那人脱了帽子,向他躬身,是致礼的意思。

 

壮五不知所措,脚下也跘住了。

下意识地想要后退,退回乐屋里,却明知那样更加失礼。对方站在必经之路上,分明已经看到自己。

“怎么了?”

环看他不动,探着头奇怪地看过来。

“……是FSC的……下属公司,对媒体的负责人。”

“FSC……是你老爸的手下?”

“……嗯。”

“不想见?”

“不是我不想,只是……”

“不想见吧?”

壮五叹了口气。

“不想。”

“那我挡住你。”

壮五还没反应过来,环已经一甩书包换到远侧肩上,另一手把校服外面的风衣掀开。

后襟一瞬高高扬起,像旌旗一样。

壮五根本来不及同意或抗议,已经被裹进了风衣里。

环的手揽在了他肩上,力气大得不容他反对。他的视野收窄到衣襟敞开的宽度,跟着迈大步子的环,踉踉跄跄,一直到了电梯口。

 

“……环……环君,放开我啦——”

电梯往下降了几层,环才嘿嘿笑着,把壮五从怀里放了出来。

“怎么样,挡住了吧。”

壮五苦笑着发出叹息。

“谢谢。虽然……有点胡闹。”

“你非要说后面半句吗?”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成年人了,让人看见这幅样子,多少有点不太好。”

“学校的男生经常勾肩搭背啊。”

“所以说学校的男生才会那样啊。”

“女生也会吧。”

“唔,我之前读的是男校,不是很清……等等,不是要说这个吧?”

“哦——要说什么来着?”

两人走出了后门,万理正好开着车,让它慢慢滑停在台阶下。他摇下窗,向他们招手。

漫天灯火的辉光倾下来,照在环的脸上,让壮五的心忽然变得柔和。

壮五转过头,对环笑了笑。

“要说谢谢你。”

“嘿嘿。”

环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TBC

评论(1)

热度(97)